© 工藤梦樱
Powered by LOFTER

【三日鹤】忘れ咲き(十三)

※字数爆了,于是虽然今天会写完,还是明天再更最后一章233333

※前文传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一)(十二)

※真正命中注定的缘分,是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哪怕看似有赶不上的可能,也一定刚巧赶上——这就是鹤丸所相信的,他与三日月的羁绊(节选自张爱玲《爱》)

※父爱如山(x)


【十三】

那一年的冬天,京都下了很大的雪。那雪势是那般凶猛,让很多人回想起那个惊心动魄的夏夜。那一夜的暴风雪摧枯拉朽,到最后却竟没有留下一丝破坏的痕迹,唯有那被大火席卷过的神社只余下了灰烬。

有人说,那夜曾远远地看到一个白色的少年的身影,许是执掌风雪的神明。有人则反驳说,神明慈悲断不会有那般狂暴的妄举,那定是妖怪所为。还有人说,他们听到了他的震怒,看到漫天的风雪扫平了数十亩的林地,却神奇般地离他们咫尺的距离戛然而止,是伟大的释迦牟尼听到了他们的虔诚祷告,阻止了邪恶的妖怪。又有人不服,说自己亲眼看见那些枯枝残叶是在月光中重获的生机,跟那些外来的破神没有一毛钱的关系。老人们则说,那是新月之神给予人类最后的庇佑,往后恐怕再不会有。

然而再也没有人见过那位传说中通体雪白的少年,京都也再难有风调雨顺的年头,人们对舶来的信仰也渐渐丧失了热情和耐心。在民间口中,三日月变成了兢兢业业为民服务千余年的神中劳模,却因人类的无知和他们信仰的不忠让妖怪有机可乘。三日月在与妖怪的斡旋中早已精疲力竭,人类却受妖怪蛊惑烧毁了他的神社,然而直到最后一刻三日月还保护着人类,选择了与妖怪同归于尽,京都至此失去了自己的守护神,迎来了无神庇佑的灾厄时代。

随着被称为工业革命的狂潮和战争的到来,农业的重要地位渐渐被取代。比起神明,日出之国的人们变得越发相信自己的力量,关于丰收之神的可歌可泣的故事也终究变成了遥远的传说,几百年来被改编成了各种版本活跃于民间的舞台。传说中,那个专对三日月使坏的白色妖怪头上长着尖锐的犄角,面目可憎,卑鄙丑恶,会幻化成少年的模样吃掉人类的小孩,哭泣的时候还会流出血泪,龇牙咧嘴的样子触目惊心。

名刀“三日月宗近”则自那场大火开始便下落不明,尽管缺乏证据支撑,人们还是普遍相信它毁在了大火之中。三条家早不复当年繁荣,家主却有感于民间相传的故事,仍是在早已被花草覆盖的传说中的神社遗址重新开辟了土地,修建了一座宅子,只当为那把名刀和曾经的神明再筑了居所,期盼有朝一日能寻得“三日月”的归来。

只是谁也不曾想到,在宅子建成不过十年之后,“三日月宗近”真的出现在了大宅之内,与他一同降临的,还有一把雪白的刀,华美的刀拵点缀着闪闪发光的兵库锁,其美丽甚至可与“三日月”一较高下。三条家上上下下的人忙活了多日查遍了古籍,终于确认那是早在平安年间著名的除妖师五条国永所使用的的佩刀“鹤丸”。两把旷世名刀的凭空出现又引出了各种各样邪门儿的猜测,三条家的家主却只当是当年的新月之神因三条家的铸刀之功而给予他们的恩宠,是家族即将重振的预兆。他们将两把名刀悉心保存代代传承,哪怕天皇派人索求也未曾相让。

小乌丸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只觉人类是如此无聊,又是这般有趣,若是那两人知道这种种,不知又会作何表情。

三日月消失的那一夜,鹤丸便离开了京都,带着他的“鹤丸”和“三日月”四海为家,到处漂泊,为的只是找到让神明复生的方法。如此逆天之事,自然注定了他的旅途会充满凶险。更要命的是,哪怕条件再苛刻,方法听起来再不可理喻,鹤丸也从不会退缩,不撞南墙绝不回头。世道险恶,即便他已经相当地聪明,被欺骗利用和伤害也已经成了家常便饭,他却仍是甘之如饴。在他不知道第多少次把自己搞到半死不活之后,小乌丸终于忍无可忍地亲自把他带回了岚山自己的居所。

“你甚至没有问过为父。”小乌丸皱着眉为他治愈伤口解开咒术,少有地流露出了足以称之为怒气的情绪。

鹤丸还躺在榻上浑身麻痹无法动弹,却只是没心没肺地笑着:“难道问了就会告诉我吗?”

“……”小乌丸沉默了几秒,又给他掖了掖被子,声音沉了下来,“你是知道为父不会答应,所以才不问。”

鹤丸仍是笑着,笑得意味深长。

连以往那些小小的愿望都有可能需要寿命作为代价,想让如三日月那般强大的神明重获肉身,哪怕奉献出他强大却又渺小的生命也未必可以成交。而以小乌丸的性子,是绝不会允许他去冒这个险的。

而且他知道,若是他持续作死却始终没死还找不到正确的路子,小乌丸看不下去了自然会主动来找他,答应他的几率也会大大增加。

虽然狡猾,虽然愧疚,却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小乌丸不是不知道他内心那点小九九,也依然是拿他没有法子,绕来绕去终究还是不可避免地顺了他的意思。

“代价是,你百年以上的精力和灵力,和你内心最珍视的东西。”小乌丸叹了口气,接着说,“因为三日月已经不在了,所以后者是什么,想必你也清楚。”

“与三日月共度的时间。”鹤丸几乎是毫不犹豫地答了出来,一闪即逝的惊讶过后,满脸的兴奋和跃跃欲试,“比我想象的还真是轻松多了!”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小乌丸看着他那恨不得蹦起三丈高的样子,莫名地又有些生气。

鹤丸却只是笑着点了点头。

“你会沉睡至少百年,谁也不知道百年之后你究竟能否醒来。”

“嗯。”

“你会忘记所有有关三日月宗近的事,连名字和相貌都会不留痕迹,待他转生为人类,他也不会记得你。”

“嗯。”

“等你醒来的时候,你要面对一个完全陌生的时代,也许三日月还是个孩子,也许他已经死了。”

“嗯。”

“就算别人试图告诉你,就算你费劲心机想起一点点关于他的回忆,也会在下一个瞬间被全部抹杀掉,什么也不会留下。”

“嗯……”

“即便如此?”

“即便如此。”

“当真不会后悔?”

“绝对不会。”

小乌丸的眉头越皱越紧,鹤丸不知那眼神究竟应该如何描述,或许那便是人们所谓的恨铁不成钢吧。

想到小乌丸对他千年如一日不求回报的关照,自己却永远只会肆意妄为给他添麻烦,提各种各样任性的要求,只觉得无可奈何地歉疚。

“我啊,哪怕过往全部清零,哪怕那是我如今一切行动的理由,比起再也无法回到的过去,还是更想要和三日月一起度过的未来。”鹤丸闭上眼微笑着,像是忽然说起情人间的耳语一般,语气是那般温柔动听,“失去了旧的记忆,再创造新的就好了。即使我会完全不认识他,我也一定会去找他,找到他,爱上他——他也一定会重新接受我。我会再与他共度一生——或许还有无数个来生。我与他,就像树叶的两面,靠在一起才会完整,谁缺了谁都无法生存。就算换做是我死掉,三日月也一定会做出同样的选择。时间也好,天理也罢,要阻止我们的,一个都不会原谅。我们就是这样狂妄的家伙啊。”

然后,他看到小乌丸似是终于释然一般,眉间的沟壑缓缓舒展开来,只剩那眼中还盛着满满的不忍,手指轻轻滑过他的脸,一道伤痕随着那优雅的动作悄然隐去。

“那孩子会降生在三条家,待时机成熟,为父会替你把‘三日月’送过去。不过此时为父所说,你终究会全数忘却,真到那时,为父也无法告知于你。”

“那就把‘鹤丸’也送过去。”鹤丸迅速地接了话,说得仿佛如喝水一般理所当然。

只要有与他灵魂共享的‘鹤丸’在三日月身边,哪怕自己失去了记忆,也一定会第一时间去取回‘鹤丸’,便能够第一时间找到三日月。

“把‘鹤丸’送走了,谁来替你维持结界?”小乌丸一挑眉毛。

“那自然是……”鹤丸有些艰难地举起了一个剪刀手,笑得一脸灿烂,“拜托父亲大人您啦~”

小乌丸愣了愣,勾起嘴角伸手扯住了鹤丸的脸。

“当是什么时候才能听你叫出这一声,到头来还是有求于为父时才会松口。你这个逆子。”

“啊呀,别这么说嘛~”鹤丸任由他扯着,拉长的语调简直有趁势撒娇的嫌疑,“我脸皮这么薄,不小心酝酿了千把年而已啦~”

不过鹤丸倒是看得出,小乌丸这是难得一见地开心呢。

 

鹤丸是怀抱着美好的愿望进入沉眠的。在梦里,国永还是当年一般英俊潇洒,他心爱的女孩儿靠在他身旁笑靥如花,远远地瞧见了鹤丸便张开了怀抱。调皮的小贞抢先一步跑过去跳进她怀里,国永似是怕他吃了醋受了委屈,拍了拍自己身旁的位置示意他过去。不远处,小乌丸坐在树枝上沉默不语,眼神中写满了慈爱。冰冷的手忽地被谁牵起,转头便看见三日月微笑的脸,两弯新月盛在他夜空般深邃的眼眸中,温柔得令他心醉。

任那树洞之外风吹雨打世事变幻,也没能惊扰他甜美的世界。

【TBC】

评论 ( 9 )
热度 ( 7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