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藤梦樱
Powered by LOFTER

【三日鹤】Myosotis Sylvatica(4~5)

※前三章戳这里


【四】

“鹤桑,我们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啊?”

太鼓钟回头看了看,离三日月他们前往的宝物库已经有相当一段距离了。环顾四周,空荡荡阴森森,似乎也没什么特别之处。

鹤丸不慌不忙地把手里的刀扛在肩上:“贞小子觉得呢?”

太鼓钟停下脚步,鹤丸也跟着停了下来。约莫过了五秒左右,太鼓钟突然恍然大悟般一拍脑袋:“神殿的背面,离鸟居和宝物库都有一定距离,周围空旷阴暗不易被察觉……这里是敌人潜入的最佳地点!”

“不错不错~”鹤丸一脸慈爱地揉了揉他的小脑袋以示嘉奖。

“鹤桑也太会扮猪吃老虎了吧?”太鼓钟任他揉着,“一副散漫的样子我还真以为是过来玩的呢!”

“有你这么说长辈的吗?”鹤丸笑嘻嘻地加大了手里的力度。

“哎呀我错了嘛~”毫无诚意地道歉之后,太鼓钟抬头看了看鹤丸的笑脸眨了眨眼睛,“不过鹤桑果然有些心不在焉吧?”

“嗯?”

“鹤桑平常总是深藏不露,今天这样还是头一次见呢。”

“年轻人在说什么啊我听不懂啦~”

又在糊弄人了。

对自家老大的性情了如指掌的太鼓钟当然一点也没被骗到——尽管平常没少被骗,起码这一次还能在“吃一堑长一智”的经验中翻出先例来。

虽然鹤丸平常也并不是完全没有低落的时候,但这么漫不经心的程度确实没怎么见过。果然还是很在意那位复制品的事吧?

当然这也无可厚非。他不知道生活在另一个人的阴影下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从那位“鹤丸”的表现来看,想必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而鹤丸又太过善良,即便脸上仍是云淡风轻的样子嘴里也从不明说,恐怕还是免不了责备给别人带来不幸的自己吧。

更何况……

“就在今夜的凌晨3点52分,环太平洋联军防御网遭到敌军入侵,导致电子导弹拦截失败,整个京都都被卷入了战火……”

只要没有明确的历史记载说他有被带去别的地方,那哪怕他们在这里待到最后一刻,恐怕也只能留“鹤丸”在此独自被火海吞没了。

整个刃生都笼罩在名为鹤丸国永的阴影下痛苦挣扎,却还要迎来这样残酷的终焉吗……

太鼓钟用力甩了甩脑袋,尽量不让自己去想这件事。

一旁的鹤丸望着天空的新月若有所思,波澜不惊的表情反倒让他有些急躁。太鼓钟刚想说些什么,鹤丸却先开口了。

“三日月有事瞒着我。”

“诶?”

鹤丸笑道:“看他表情就知道,就是不知道葫芦里又在卖什么药。”

“是不好的事吗?”

“大概吧。”鹤丸叹了口气,伸出两根手指无奈道,“两种可能:要么对我不利,要么怕我伤心。”

太鼓钟笑道:“还真是那位大人的作风。”

“啊啊,真让人火大。”

“哈哈哈……”

记忆里鹤丸已经因为三日月的过度保护生过好几次气了,肇事者却丝毫没有改过自新的意思。不过他们几个也常常恨不得事事把宝贝老大护在背后,倒也不是不能理解,非要说的话好些时候还挺感谢三日月的——说出来的话鹤丸又要生气了,所以还是闭嘴为妙。

“诶?”

太鼓钟眯了眯眼睛,仿佛在确认自己有没有看错。

“嗯?怎么了么?”

顺着太鼓钟的目光看过去,就在鹤丸身后不远的一个小小的洞穴里,有什么东西正幽幽地发着光。太鼓钟跑过去取出来一看,竟是一个精美的新月形状的匣子。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本来到夜晚就明显感到视力下降的鹤丸被眼前的发光体晃得老眼昏花之余还不忘夸赞一句,“真有你的啊贞小子!”

“嘿嘿~”太鼓钟心满意足地一屁股坐在鹤丸身边,仔细地上下端详着手里的盒子,“哇这么闪亮……这个应该是反射月光的材质吧?”

“这个得问狐之助吧?”鹤丸笑道,“那家伙现在好像正忙着跟伽罗小子取得联络呢。”

“会不会是游客不小心留下的东西?”

太鼓钟看来看去,不小心碰到了匣子的机关,亏得他眼疾手快地迅速将其端平,可还是有一只小玩意儿掉到了鹤丸脚边。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打开的!……诶……?”

两只手掌大小的匣子里空间也并不大,匣内的底色是夜空一般深邃的蓝,被满满的金白交错的千纸鹤淹没。

两人面面相觑,显然都猜到了匣子的主人是谁,却也正因如此陷入了困惑。

——既然这么讨厌“鹤丸国永”之名,又为什么会费心费力做折这么多千纸鹤呢?

鹤丸俯下身去捡掉落在脚边的那只,触碰到的瞬间又仿佛受到什么刺激似的松开了手。

这是……?

“鹤桑!”太鼓钟的声音忽然变得急切,鹤丸了然地重拾起纸鹤放入匣子,又迅速将其放回原位,转身靠上太鼓钟的后背,右手已经握住了刀柄,“几只?方位?”

“两点钟方向,现下起码十只吧,没有远程兵的样子,不知道还有没有援军。”

“不太妙啊,伽罗小子还没赶回来,留在那边的家伙可都是太刀……”鹤丸说着便向敌袭方位冲了过去,“这里先交给我,你回宝物库通知他们!”

“可是鹤桑你还有伤……”

“快!”

“……明白!”太鼓钟咬咬牙一个箭步冲了出去,一边跑着一边还不忘回头大喊一句,“鹤桑千万要小心啊!”

“啊啊。”鹤丸漫不经心地应着,面对着成群结队的敌军缓缓拔刀出鞘。明明是苦手的夜战,却只感到浑身血液终于通畅了一般舒爽,瞳中跃起兴奋的光。

“虽然知道你们千里迢迢跑来加夜班也很不容易,不过很不好意思……”身姿因月光的映照更加皎洁,被风舒展的羽织宛若白鹤的羽翼,酷似少年的嗓音狂妄到不可一世,“我大展身手的时刻到了!”

 

“嗯?”

烛台切似乎察觉到什么突然警觉地起身,一期也立刻站了起来。

远远地看到门口站着烛台切,太鼓钟赶紧大喊起来:“咪酱——敌袭——”

“失礼了!”烛台切一把推开障子,“三日月先生!敌袭……诶?”

“怎么了?”一期见烛台切突然愣住也紧张地向里面张望,而后同样愣在了原地。

三日月,“鹤丸国永”,连同展示柜里“鹤丸”的本体……

——竟然全部都无影无踪了。

 

【五】

“我曾听他说起过你,他也说,他跟你提起过我。”

四周寂静无声,只隐隐传来附近树林里的蝉鸣。“鹤丸”听到自己的心跳越来越急促,他知道三日月一定也听到了。

“但是很遗憾,你们没能见上最后一面……”

“他怎么了?!”

几乎是脱口而出的关心,却因为急切显得像质问。“鹤丸”显然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礼,轻声说了句“对不起”。

三日月却摇了摇头:“不是他,是你。”

“……我?”

“虽然这样说很残酷,或许你还会怀疑我在胡说,”三日月直直地望着他,仍是听不出一丝波动的语气,“你很快就要死了,所以你们不会再见面了。”

“……很快?是多久?”

明明变成了自己的生死问题,“鹤丸”却好像反而平静下来了。

“待不到天明。”

“鹤丸”沉默了片刻,突然笑了出来:“你不会只是想让我提前感受绝望吧,三日月宗近。”

“当然不是。”三日月笑道,“你们没能见上最后一面,那是在我无法干涉的情况下发生的事情。”

狐之助闻言一惊:“三日月殿下,您该不会……”

“只是给他个机会,让他远远地看一眼,了结一个心愿罢了,不算过分吧?”三日月看向狐之助,“他就要死了。你若不放心,我会亲眼看着他死,不会给他改变历史的机会。”

狐之助踌躇了半天,不敢接话。

“这可不像是您这般严谨的刀会做出来的事……”

“哈哈哈。”

狐之助被这冰冷的笑声刺得汗毛直立,耷拉着脑袋不敢抬头。

“既然各自都有算盘,依我看不如各取所需,拿你打的算盘跟他做个交易。”三日月眯着眼睛似笑非笑,“这孩子看似顽劣,本质却并不坏,答应你的事情一定会做到。”

“干嘛说得好像很了解我的样子……”“鹤丸”忍不住嘟囔了一句。

“我当然了解你。”三日月笑道,“你是鹤丸的复制品,本质不会差到哪里去。”

“喂!别拿他来……”

“更何况,”像是早知道他会插嘴一样,三日月抬高了声音自顾自说了下去,“那孩子每次见到我都滔滔不绝地跟我讲你的事情,我想不了解都难啊。”

“……”“鹤丸”别开头,脸居然一下红到了脖子根。

“那么,题外话到此为止。”

三日月走到他面前蹲下身,轻轻抚摸了他的头,“鹤丸”竟也完全没有抗拒了。

“你愿意做这个交易吗?”

 

以一敌十毕竟还是吃力了,若是满血状态倒还能再拼一把,眼下带着伤,又是夜战,尽管一攻一守都在脑内经过了精密的演算,还是阻止不了身上的伤痕越来越多。

然而他毕竟还是那个好战的鹤丸国永,疼痛根本浇灭不了他的兴奋,反而激起他的战意——若是没有什么事情来分心的话,想必状态应当更佳。

三日月有事瞒着他,他所知道的肯定不只是“这里有鹤丸的仿制品”这么简单——可他选择了不告诉自己。

他承认三日月很睿智,总能在一瞬间分清利弊得失,但也不是每一次都这样——尤其当事情跟自己有关的时候。

他当然不是不信任三日月——这么说好像也不完全正确。他也有不信任三日月的时候,比如他明明有事却死活不开口非要自己默默消化的时候,比如他躲着鹤丸一个人去冒险或承担什么的时候……哪怕承诺再多次也死不悔改,其结果往往是他一个人遍体鳞伤地被鹤丸发现,又让鹤丸根本狠不下心去责备他,只能开启冷战回头生自己的闷气;更坏的情况下,便是让鹤丸连发生过什么都不知道。

他相信三日月的原因是三日月比这世界上任何人都盼着他好,不相信的理由则是三日月可以为此不择手段,包括沉默,包括欺骗。在他们交往之前三日月不是这样的,他还不止一次地向烛台切吐过苦水,觉得明明在一起了,三日月却好像反而不够信任他了。烛台切则笑称,这不过是代表那位高高在上的月亮大人也从云上坠落凡尘了,人类谈起恋爱便是这般患得患失,更何况……

他记得烛台切苦笑着说:“更何况鹤先生你也是这样。”

“谁像他那么多秘密啊……”带着愤懑的刀刃变得格外锋利,鹤丸劈开眼前的敌人,少有地感到了急躁。

还有那个针对自己的小屁孩,瞪着他的眼睛顶多带着三分愤怒,剩下的全是委屈和悲伤,想必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这还让人怎么置气啊?

倘若那孩子能活下来的话,也许将来还可以在本丸遇见,就像山姥切一样。那样的话,他就还有无数个日日夜夜可以陪他安睡,可以带他征战沙场,可以一步一步解开他的心结——可也终归只是假设。

世上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不过是又体会了一次,只是无论重复多少次,到底会有意难平啊。

差不多该使出必杀了。

喉咙泛着铁锈味,鹤丸吐了口血沫,翻手甩了甩刃上的鲜红。

还剩六个。

 

“你不过去帮他吗?”

“……”

“三日月殿下,鹤丸殿下……怕是要撑不住了。”

三日月斜睨了狐之助一眼,后者吓得一个哆嗦躲到了“鹤丸”身后。

“等我一下。”

说完便飞奔去了鹤丸的方向,正好一把接住了被敌军逼退的鹤丸。

“三日月?”

鹤丸咳嗽了一声,嘴角带了血。三日月皱了皱眉头,把他紧紧搂在怀里——与其说是“搂”,简直是“禁锢”了。

“哈哈……没想到是你最先到……”

“别说话了。”

鹤丸愣了愣,张了张嘴,硬生生把那句“我还能打”给憋了回去。

他知道他生气了,也不知道是在生谁的气。

三日月挥手斩断扑过来的敌人,又一个箭步上前捅穿最后一个敌人,那凶狠的程度让鹤丸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而后他一路退到“鹤丸”身边,就近给鹤丸找了个倚靠轻轻放下,看着前方越发浓重的阴霾眯了眯眼睛,转头给了“鹤丸”一个眼神。

“敌人是冲你来的,你不要靠近。烛台切他们很快就会到,我先去截住援军。鹤丸暂时拜托你了,保护好他。”

“鹤丸”看到他的眼神,愤怒中带着恳求,又透着不可抗拒的威严,与刚刚温柔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脑袋鬼使神差地点了两下。

“感激之至。”

看到“鹤丸”呆呆地目送三日月的样子,鹤丸没忍住笑出声来。

“怎么样?我男朋友很帅吧?”

“……”

怎么会有这么没羞没躁的家伙?!

鹤丸见他小脸迅速蹿红的样子一个没忍住笑到咳嗽:“哈哈哈到底还是小不点儿啊哈哈哈咳……这么纯情的吗?”

“鹤丸”回头瞪他,可配上他那煮熟的番茄似的小样儿鹤丸更加止不住笑了。

“不准笑!”

“哈哈哈抱歉抱歉~咳咳咳咳……”

嘚瑟完立马就遭报应了。

“鹤丸”翻了个白眼,不情不愿地挪过去拍他的背。

“果然还是好孩子嘛~”

“死老头子再不闭嘴我掐死你。”

“哟~很敢说嘛~”

“你想死吗?!别说话了!”

“咳咳……知道了知道了……”

都让他闭嘴,那就闭嘴好了。

他也确实没力气笑了。

注意力回来之后疼痛和疲惫都排山倒海地袭来,连眼皮都开始不听使唤地打架。

远远地还能望见三日月的背影,嘴角不自觉地勾起了弧度,像是念着什么咒语似的轻轻念起了他的名字。

“三日月……”

真想窝在你怀里一觉到天明,醒来便什么都好了。

闭眼之前仿佛看到烛台切慌慌张张跑过来的样子,不过他都管不着了。

现在他只想好好睡一觉再说。

 

【TBC】


P.S.下章开虐(x)

评论 ( 10 )
热度 ( 8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