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藤梦樱
Powered by LOFTER

【三日鹤】忘れ咲き(十四/完结)

※最后一章了还是再说一次吧,标题可翻译为盛开在遗忘之后

※前文传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一)(十二)(十三)

※完结撒花!

※所有看似偶然的“命运”,都是从过去迈出的每一小步中诞生的必然 


【十四】

为了避开新年参拜的高峰,三日月将时间定在了1月4号。尽管比1月1号的情况要好很多,还是不可避免地遭遇了人山人海。至于地点,则是鹤丸在地图上随手一指选定的。当众人看到他的手指对准的是地主神社(著名的专门结缘、祈求恋爱运的神社)之后,都饶有兴致地齐刷刷望向了三日月。鹤丸这才吃完了团子定睛看了,瞬间从脸颊红到了耳根,想解释点什么又觉...

放结局之前先放一首歌,写文过程中发现的,歌词意外地跟忘花完全契合了w

不嫌弃的话就听听看吧o(* ̄︶ ̄*)o


もしもわたしが

即便我

違う顔をした人でも

容颜与从前判若两人

きっとあなたは

你肯定也会

気付いてくれるはずでしょう

一眼就认出我吧

もしもあなたが違う世界の人でも

即便你生活在另一个世界

きっとわたしは

我也肯定

あなたにたどり着くでしょう

会一步步走到你身边吧

千切れそうな赤い糸に

将这条几近绷断的红线

しがみついて辿って行くと

紧攥在手中追溯着向前走

いつもあなたがいた

另一头总有你的身影停留

このまま全てが消えても

即便一切...

【三日鹤】忘れ咲き(十三)

※字数爆了,于是虽然今天会写完,还是明天再更最后一章233333

※前文传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一)(十二)

※真正命中注定的缘分,是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哪怕看似有赶不上的可能,也一定刚巧赶上——这就是鹤丸所相信的,他与三日月的羁绊(节选自张爱玲《爱》)

※父爱如山(x)


【十三】

那一年的冬天,京都下了很大的雪。那雪势是那般凶猛,让很多人回想起那个惊心动魄的夏夜。那一夜的暴风雪摧枯拉朽,到最后却竟没有留下一丝破坏的痕迹,唯有那被大火席卷过的神社只余下了灰烬。...

【三日鹤】忘れ咲き(十二)

※以为今天能写完的我真是图样了……

※情话大师三明大佬终于又上线了,我爱他(x)

※前文传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一)


【十二】

鹤丸还记得上一次三日月这样牵着他的手一步一步走过这座桥,还是相遇的那一夜,三日月带他回神社的时候。那之后,他们曾手拉手穿过茂密的竹林渡过潺潺的小溪,曾在山峰之巅接吻直至天光破云,也曾静静地靠在一起看黄昏逐黎明,星移斗转好似永恒不息。

可三日月唯独没再带他来过这里。这里是他们的开始,也是鹤丸过去的残忍结束。血洗嵯峨野的那夜,他亲手毁掉了所有的后路,又得到了一个崭新的世界,一个更加斑斓美丽,终日唯有新月普照大...

【三日鹤】忘れ咲き(十)&(十一)

※想了想还是多分了几章,第十章算是过渡,第十一章开始的两到三章是过去篇,之后就是结局章节了,不想再拖了,会尽快完结

※前文传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

※父爱深沉,本篇可能解释不完,有人想看的话也许会有小乌丸视角的番外(x)

※全程脑补了女神画风,然而貌似还是没达到想要的感觉_(:зゝ∠)_


【十】

“谢谢。初次见面……啊,并不是初次了。” 光忠接过鹤丸递过的茶杯,似是为了缓解尴尬,率先打破了沉默,可又仿佛是有点紧张,显得有些窘迫,“我叫烛台切光忠,是近些年才从关东过来的妖怪,对这边的事情还有很多不解之处,昨日遇见时才怠慢了您。您就是那位传...

【三日鹤】忘れ咲き(九)

※对不起,我没有失踪,我回来了(。)

※完结倒计时

※下章大概就是最关键的那章了,看今天能不能双更

※前文传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九】

那是新月之夜。

三日月一如既往地坐在自己的神社门口,饮着清茶望着夜幕中耀眼而孤独的月牙,风吹树叶沙沙作响,耳边蝉鸣不绝,又是一个静谧的夜晚。

他是新月之神,也是京都这一大片区域的守护之神。正如其他很多的神明一样,他诞生于人们的信仰,也以人们的信仰维生。从一千多年前起,人类中渐渐形成了一种新月崇拜。许是由于状似镰刀,新月很自然地成为了农民们祈祷的对象。而后,身为统治阶级的皇室也对此予以了高度重视。时至平安,天皇在...

【三日鹤】忘れ咲き(八)

※离主旨越来越近了,终于看到了完结的曙光

※前文传送(一)(二)(三)(四)(五)(六)(七)

※这章可能有点虐

※BGM和田薰「ふたりの気持ち」

※任何想法都可以,希望能看到大家的评论_(:зゝ∠)_


【八】

鹤丸觉得,如果要给自己至今的妖生下一个定义,那就是不断失去,周而复始。

这并不是说他认为自己的一生毫无意义。

病榻上的五条国永曾对他说,世界广阔无垠,生命或长或短,彼此交汇便已是奇迹。然而大家都是独立的个体,生来死去都是茕茕孑立,有相遇自然就会有别离,只是或早或晚而已。他还说,正因如此更应该一期一会,哪怕一生只会见一次,也要认真对待相处的每一个瞬间。那是弥留之际,他...

【三日鹤】忘れ咲き(六)

※抱歉做完视频之后每天沉迷MMD好像变成周更了(。)

※前文传送(一)(二)(三)(四)(五)

※终于要开始讲主线了←

※还是会努力让他们好好谈恋爱的w

※三日鹤是命运


【六】

十二月的嵯峨野依旧是层林尽染,五颜六色的光映得满山绚烂。竹林小径迎来了比往常多出好几倍的人流,原本恬静的氛围也被叽叽喳喳的交谈声掩盖了。想着圣诞节来这种地方无法享受静谧也是没办法的事,三日月看了看旁边的鹤丸,后者始终兴致盎然,他倒也不觉得可惜了。

拔地而起的竹林立于两侧,暖黄色的灯光给它们增添了几分温馨和神秘,三日月简直可以猜到,如若不是状况所迫,鹤丸早就迫不及待地飞到那竹林上头去俯瞰风光了。

“三...

【三日鹤】忘れ咲き(五)

※我爱花丸爸爸!!!!!

※前文传送(一)(二)(三)(四)

※谈恋爱真好,我也想(跟鹤鹤)谈恋爱【←】

※三日鹤是命运


【五】

“三日月你别动……叫你别动啦!”

鹤丸有些愠怒地使劲儿拽了拽手里的围巾,三日月赶紧转回了脑袋,乖乖地端正站好,余光瞟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

海军蓝的围巾松软地趴在脖子前,乳白色的毛衣带着简单的条纹,朴素而不俗气,黑色的毛呢大衣下,裤腿中央有些发白的牛仔配上漆黑发亮的靴子,衬出了满满的禁欲感。

三日月想起每次小狐丸来看望他的时候无限循环般地控诉他把自己给他买的时髦奢侈牌子货全都穿成了上世纪乡土一线风,若是能看到今天的自己,说不定会吓到拉他去做DNA鉴...

【三日鹤】忘れ咲き(四)

※前文传送(一)(二)(三)

※这章甜,下章甜,下下章也许还是甜

※用学环的大屏电脑写同人文我也是很厉害,吐槽下苹果电脑打字真是用不习惯(。

※希望大家慷慨地留下评论,不然真的很寂寞(躺)


【四】

“今日也承蒙您指教了,谢谢三日月老师!”

物吉收拾好东西深深地鞠了个躬,三日月笑着点了点头,目送他走到门口,却见他又突然想起什么时候转头道:“老师圣诞节快乐!”

圣诞节?

三日月愣了愣,转头看了看旁边的挂历,这才想起今日刚巧是12月25日,只是对热闹的场面不甚感兴趣的他总需要别人提醒才知道节日的到来。

普通的日本年轻人们可绝不会忘。三日月记得万圣节的时候,街头巷里都是万圣风情的...

【三日鹤】忘れ咲き(三)

※前两章传送门(一)(二)

※对不起有点晚了,为了日更我真的拼了,明天再修_(:зゝ∠)_

※这章写得我有点心疼Orz

※三日鹤是命运


【三】

 “所以你是说,这把刀是你父亲给你的……传家宝?”鹤丸晃了晃手中的“鹤丸”,饶有兴致地眨了眨眼睛。

三日月点了点头。

“然后你竟然不介意我带走它?”

“本便是属于你的,你带走也无可厚非。”依旧是不紧不慢的语气。

鹤丸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三日月的肩膀:“你这个人真是太有趣了!这个时代的人类都这么有趣吗?”

三日月没有回答,只是乐呵呵地笑了起来。

“嘛,不瞒你说,这是父上留给我的遗物。”鹤丸的目光变得柔...

【三日鹤】忘れ咲き(二)

※可译作盛开在遗忘之后

※前文请走(一)

※拼命完成了日更,请夸我233333


【二】

走进家门放好东西,不出所料地看到卧室里空空如也,只剩下略显凌乱的被窝和不远处的药箱提醒他早晨发生的并非梦境。三日月叹了口气,虽然早就预想过会是如此,心里还是不免有些失落。

十五的月光照得披雪戴银的庭院熠熠生辉,三日月抬起头望着金黄色的圆盘,想着若是那少年睁开眼,想必眼瞳也是这般明亮耀眼。

似乎是因自己非同一般的执念吃了一惊,他笑着摇了摇头,转身穿过走廊,拉开藏室的门,果不其然看到了空空如也的刀架。证实了又一个猜测之后,三日月无奈地轻笑一声接受了现实,缓缓合上门,脑中开始盘算起了父亲也许能够接...

【三日鹤】忘れ咲き(一)

※题目可以翻译成盛开在遗忘之后,觉得这样失去了日语的美感,所以还是就用日语了

※夏目来的脑洞,但不完全是夏目paro

※基本治愈向,结局目前想了两个,视发展而定

※全面架空,各种私设,望勿深究

※三日鹤是命运


【一】

天色未明,三日月十年如一日的生物钟催着他早早地睁开了眼。仅仅是露出一小截手臂,寒气便迫不及待地窜进了被窝,冻得他经不住一个激灵。他起身将窗户推开一条缝,在呼出的腾腾雾气间,不出所料地看到了纷纷扬扬飘落的大雪。回想起昨日在剑道场,狮子王信誓旦旦地拍着胸脯赌上了三串团子保证说天气预报上的雪花到今天一定会变成雨点,不禁弯起嘴角轻笑了一声。

离开本家整整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