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藤梦樱
Powered by LOFTER

时光不老,我亦不去

十年了,谈谈名柯,谈谈岁月,谈谈我眼中的工藤新一

还记得我刚到日本不久的时候,在池袋遇到两位做街头调查的女性,在谈起来日本的理由时我说起了新一,当我说他是我的耶稣我的信仰我生命里最珍贵的光时,她们觉得惊讶而神奇,却也为我十年如一日地爱他表示钦佩。在那之后对于此事,一次次地面对来自新一的同胞们的或惊诧或赞许的目光,却没有一个人对我爱他这件事本身表示疑惑。显然在他们看来,尽管喜欢一个角色如此之久简直有些不可想象,但至少可以肯定的是,工藤新一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是值得我这样倾尽一生去追随的。

前不久知乎有人邀请我回答“如何评价工藤新一”这个问题。在其他的回答下面看见有人说,工藤新一的优点大家都知道所以不必赘述了,我不禁哑然失笑。倘若真是如此的话,想必二十周年SP当是在一片骂声中落幕,近几年的剧场版也不至于如此卖座了。我不敢说我眼中的《名侦探柯南》才是真正原汁原味的,但要论及对工藤新一的了解,我也不认为我会输给任何人。

我倾我生命去爱他,从不是因为他完美。

在很多人甚至一些名柯制作人的眼里,工藤新一应当是无所不能的。然而他并不是。哪怕他是一个虚构的动漫角色,哪怕在我眼中他的确是我的神明,他也是人类,只要是人类就会有缺点,也会不可避免地犯错。他是名柯里最聪明的人吗?这个问题一直有所争议,但结论其实也显而易见。他才17岁,《引爆摩天大楼》之前他甚至只有16岁。相比大多数同龄人,他头脑机智,懂得担当,坚强勇敢,深情专一,但相比起优作的成熟老练,他依然显得稚嫩而青涩。他会忽略线索,会考虑不周,会情绪激动,一旦事件牵扯到兰他甚至会丧失理智。而这些缺陷的原因除了年纪轻轻经验尚浅以外,都指向了同一个方向——人性。这个世界上聪明的人太多太多,优秀的侦探也太多太多,若是单凭推理能力,很多人都可以在他之上。但在工藤新一的身上,最为难能可贵的便是,他自始至终都保持着他的人性他的赤子之心,自始至终都坚守着自己带有温度的原则。

在如今各种暗黑题材走俏的年代,新一的善良纯粹在不少人眼里想必已然变成了一种足以嗤笑的单纯。他单纯吗?当然单纯。但在我看来,这是值得他骄傲,也值得我守护一生的宝物。近些年因为酒厂叛徒层出,很多人都将贝尔摩德对他的保护看成了一种主角光环的强行buff,却忘了她是在纽约扮演杀人犯的时候被新一和兰拼命救下,自那以后才对这个少年展开了单方面的守护。工藤新一就像一池清澈的泉水,晶莹剔透,一眼就能望到底。他有他的小九九,他会想看小兰穿超短网球裤,也会偷偷逃课跑出去找案子,但他没有心机,他的美好不掺杂一丝多余的东西,也许也正因在这浮华的世界里保持着这样的纯粹,很多人觉得他不真实。可他没有见过黑暗吗?从小立志做侦探的他,接手过无数个案子的他,阅遍各种各样杀人犯和人性黑暗面的他,与其说是不懂这世事的纷繁可怖,不如说只是做出了他自己的选择。哪怕这个世界漆黑一片,他也会毫不犹豫地燃烧自己带来光明。无论接触到多少污染都能保持白纸般的纯净,这样的人伟大,往往却也脆弱——没有什么比一张白纸更容易沾染上别的颜色了。所以贝姐的执着,与其说是对他的偏爱,不如说是对自己的救赎,是在她一生几乎未曾见过光亮的眼睛里为自己留下的一盏长明的灯,是她对这个深深厌恶的世界难得产生的一丝留恋。这也是工藤新一最擅长的事情之一——许人憧憬,予人希冀。

毫无疑问,工藤新一是自负的。尽管他的自负并不是建立在对于前文所述的对自己惊人的人格魅力的认识之上,只是简简单单的臭屁罢了。如果不是因为要隐藏身份,爱出风头的他才不会变得这么谦虚呢。在观众看来这也许一开始就是个萌点,但如果你是他幼儿园的同班同学还被他称作小屁孩,想必你也跟小兰一样很想打他。然而也非常明显地,经历了这么久作为柯南的时期,又尝过了几次自负带给他的苦果,他已经渐渐学会收敛锋芒了。将麻生成实逼上绝路时,他原本只是如往常般说出了真相,天真地以为正义的真相绝不会伤人,天真地以为天生聪慧的他可以控制事件的走向,结果尝到了从未有过的苦果。那一次,他少有地粗暴地想要甩开兰的手,更史无前例地对兰大吼大叫,只是为了挽救因自己那愚蠢的自负而丧失求生意志的生命,也是拼命地想将自己从排山倒海的愧疚和也许将伴随一生的悔恨中解救出来。在工藤新一看来,没有任何一个人是应该去死的。月光奏鸣曲事件对他的影响也许一点不比黑衣组织要小,因为我们看到,从那以后尽管他仍坚信着“真相只有一个”,却也不再只是自说自话地炫耀般地道出真相。他会观察嫌疑人的情绪伺机而动,会跟新出他们一起隐瞒案件的实情,会对平次说出“用自己的推理将犯人逼到绝境的侦探与杀人犯没有两样”这样的忠告。但他也依然臭屁,依然爱出风头,依然自负到总是认为自己可以拯救所有人,所以一次次地将自己置于危险乃至绝境之中。

在青山本人的笔下,工藤新一一直是个能力有限的人。他不会如呼吸般自然地飞檐走壁上天入地,却会受伤会失落会难过会无能为力甚至会死。所以他需要周密的计划,需要面对瞬息万变的形势,需要将生死扛在肩上与黑衣组织斗智斗勇。如果说他有足以让我生气的地方,那便是他总是考虑所有人,却唯独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在案件还没有温和化的早期,绷带对他来说即便不是家常便饭也并不鲜见。当在山洞里看到手枪指向少年侦探团的时候他甚至毫不犹豫地替他们挡住了子弹,因失血过多而昏迷时还挣扎着醒来解救他们;当和高木一起被困在电梯里即将迎来死亡之时他依然带着微笑,仿佛牺牲自己不过是列入人生计划早晚会有的事。有理想的人往往是可敬的,愿为理想献身的人却往往是疯狂的。工藤新一从不害怕死亡本身,为了公众的利益迎接死亡甚至是他梦寐以求的死亡形式,但有一件事是他一直害怕,害怕到常常将他从生死边缘强行拉回来的——就是让工藤新一和毛利兰的故事变成未完成这件事。

我说过我不是新兰党,因为我只是喜欢工藤新一这个人,但是谁也无法否认的是,在谈起工藤新一的时候,便无可避免地会提到毛利兰。樱花篇的公布帮我们回答了一个亘古的问题——新一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兰的?答案也不知该说是意料之外还是预想之中了——早知道他开窍够早,然而四岁就对女孩子一见钟情,到十七岁还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在广大男同胞中间也算是个奇葩了吧。掰着指头算了算,单恋十二年兰才真正喜欢他,暗恋十三年才跟兰表白,可以说是够惨烈了。要说自负的工藤大侦探什么时候最不自信,莫过于在面对兰的时候。这点他俩也算是半斤八两,明明两个人连一个正儿八经的kiss都还没有过,脑海里对方劈腿的小剧场却往往尺度惊人,脑回路可以说是相当清奇了。工藤新一很少展现出他的负面情绪,尽管有着数不尽的不甘心,尽管背负着远超年龄的重负,尽管常常处在难以喘息的紧张之中,尽管无数次在生死瞬间挣扎徘徊,他也从来只会积极地解决问题,像一个永不倒下的超人一样绝不露出脆弱的一面。唯独当面对兰的事情时,他会说出宁愿自己被忘记这样失落的话;想到兰的时候,无所畏惧的他会开始惧怕死亡。毛利兰便是他的阿喀琉斯之踵,其实也是他那颗纯洁无暇的心灵的保护伞。一件无比困难的事,有一个人的陪伴时总比孤单一人更加容易坚持。他们总是互相刷新着对方对美好的最高定义,这才是除了青梅竹马的钦定关系以外,这样一个自命不凡的天才能对一个看似平凡的女孩钟情十三年之久的真正原因。所以有时我也会想,新一是很幸运的。不是所有人都有幸专一有幸深情,他却在人生刚刚开始的时候便碰到了让他一生无悔的机会。所以他对兰不仅有爱,有宠,还有感谢,感谢她出现在自己的生命里完整他的人生。我同样也感谢,感谢她帮助成就了一个名为工藤新一的伟大杰作。

名柯也许不是最最出色的动漫,对于很多人来说,却是一部陪伴自己成长乃至帮助自己塑造人格的无比重要的作品。而作为主角的工藤新一,则是不少人人生中一位难能可贵甚至不可或缺的人生导师。正如我一步步地追寻他的身影直到终于可以坐在东京大学的校园里写这篇贺文,还有很多很多因为想听懂他的话努力学日语、因为看到他为梦想奋斗而咬牙坚持、因为他的美好纯粹而选择善良的人。被他改变人生的人还有太多太多,我仅仅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个。

人们常说,坚持恨很容易,坚持爱却很难,因为需要源源不断的动力。但是对于爱他这件事,我从未感到过困难。无论何时何地,当我再回过头看他的时候,我看到的是勇气和希望,看到的是年少的痴狂,看到的是这个世界最最美好的模样。

十年很长,却也很短。故事里的你年少如昨,正如我对你的爱一如往昔。往后的岁月,也想与你一同走过。

生日快乐,我的少年。

工藤梦樱

2017/5/4

评论 ( 4 )
热度 ( 2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