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藤梦樱
Powered by LOFTER

我曾经很多次想过,见到我深爱的那些人我会想说些什么,然而每次面对他们的时候就有一种深深的梦幻感,哪怕被他抱在怀里的时候也似乎没什么真实感,说起话来就像面对初恋表白的小女孩,结结巴巴不成句子。

两年前许下的愿望,从来到日本开始就渐渐完成了。刚来日本就去富山见了toma生人,去年考上东大就去了鸟取的柯南小镇,如今又如愿以偿见了Misha,能这么快完成这些愿望,也有上天的眷顾在里面吧。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对我的人生有着或是有过重大影响的人,Misha则几乎相当于我的人生导师了。他的存在似乎就是为了告诉世人,善意可以改变世界,有理想就要坚持不懈,不管有多少人否定你,每个人都能活出自己的价值。从我了解这个人开始,就是一个不断被他的人格所折服的过程。

他是一个奇人,他曾经因为屋顶光线好坐在银行屋顶看书恰好碰到有人强银行被警察误捕,曾经在白宫实习却因与理想不合完全放弃从政,曾经在海地政变的时候跟老婆跑到海地去找副总统被对方一顿好训,曾经跑去西藏学了藏密喉音从此每次见面会都被要求表演,还跟老婆去印度邪 教做过卧底……我从未见过那样五彩斑斓的人生。

他更是一个圣人,小时候因为没钱常常举家被赶出来,只因有人曾在那样的一个圣诞节为他和弟弟买了礼物,如今每个圣诞节都去为穷人家孩子送礼物;因为常常搬家被欺负不愿好好学习,却因为有个老师对他太好让他太过愧疚而改过自新考上芝大,后来是社会学系优秀毕业生;他还创立了著名的慈善组织Random Acts,每年举办大型活动Gishwhes带领粉丝打破一个又一个世界纪录;前几年的某次见面会,他在路上遭遇了抢劫,不仅财物被抢走自己连脸上都受了伤,却坚持去了现场只因不想让大家失望,第二天有人再看到他,依然没有一个保镖的陪伴,而那时他在给一个流浪汉塞钱……

他还是一个浪漫的人,他跟他夫人从中学就开始相恋,双双考入芝加哥大学,他送给夫人的第一件礼物是他自己做的家具,他为她打造过戒指、甚至穿过婚纱,在那场有趣的婚礼上,他们以蔬菜为捧花,他夫人则穿着帅气的西装。他夫人曾经很长一段时间不愿结婚,理由是同性恋不能结婚,她结婚就仿佛享有了特权。在他们心目中,夫妻是平等的,男女是平等的,LGBT+也一样与他们是平等的。

当我见到他的时候,我那经久未用的英语居然猛然提升到了可以跟他交流的水平,虽然讲述他对我的重要性的时候,由于紧张说话磕磕绊绊,说到自己的经历的时候还哭了出来,他一点也没有不耐烦的意思等着我慢慢说完,表情也变得哀伤,站起来抱住了我,拍着我的背安慰我给我力量,就像他对每一个需要他鼓励的人那样——明明前一刻他还在跟我们讲着笑话。

在我们的文化里,乃至在某些时候的家庭教育里,总会有人告诉我坚持善、贯彻初心是要吃亏的、甚至是不对的、愚蠢的,所以就更加珍惜也更加感谢Misha这样的存在。"Life is strange, and I say we should celebrate that fact." 恶可以影响世界,善同样可以改变世界,他本人就是最好的证明。如果说我有想要成为的样子,那就是Misha Collins这样了。他是我心目中最完美的人类之一,是当之无愧的天使,是世界的财宝,是我们唯一的monarch。

评论 ( 5 )
热度 ( 2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