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藤梦樱
Powered by LOFTER

追忆潸然:本丸老年人的地下恋情史

某鹤癌审神者的本丸日常系列(居然真的成系列了)

这次讲LV99的这对的一点儿过去,下次打算讲LV60那对w

设定与上篇相同,依旧段子风格,上篇传送门点这里~

重点:326三日鹤之日快乐!

反正阿官好像很快乐,搞得我也很快乐【doge】

以及祝贺鹤丸歌手出道!【大雾】


虽然岁数比不上那群古刀,但要在这本丸论资排辈,清光是不会输给任何人的。

尽管主上对他的专宠只持续了两个小时——两小时后鹤丸便显现了。不过他们家审神者最初也并非是如今这种鹤癌病入膏肓的样子,在三日月到来之前,审神者每天睁眼闭眼都是爷爷爷爷,叫得比葫芦娃还勤还亲热。

而关于她是为何在获得了三日月之后不久便突然像中毒一样迷恋上了鹤丸,审神者给出的答复可谓是扑朔迷离:“因为爱情。”

好吧,姑且就理解为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没什么道理吧。

对此心里最苦的当然是清光和长谷部,不过好在审神者也是懂得雨露均沾的道理的,而且也许是由于自己初始刀的身份和丰硕的战果,审神者对他也算是宠爱有加,只是没有像对鹤丸那样整天满口嘟囔着一堆数珠丸听了想念经的发言罢了。虽然也深知在主上心中自己与鹤丸的差距,如此想来倒也没有那么不平衡了。

但是清光这思想觉悟也不是最开始就有的,这还得提到鹤丸和三日月当年那段地下恋情史。

在清光他们看来,鹤丸跟三日月的恋爱也是忽如一夜春风来——三日月显现第二天他们出阵回来的那个晚上,清光他们是正常地睡了个觉,他俩是非正常地睡了个觉,这进展速度也是让第二天发现鹤丸脖子上吻痕的众人目瞪口呆。

不过别看他们现在不分时间场合地闪瞎狗眼,其实掰着指头算一算,他俩也是经历了一个多月的地下恋情期的。究其原因还得回到审神者不治之症的话题上去。她的鹤癌从患病到现在都维持在一个相当稳定的高水准,某种意义上也是挺令人钦佩。

于是当天深夜长谷部就秘密地把大家召集起来开了有史以来第一次本丸大会,会上大家积极讨论踊跃发言,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一定不能让审神者知道他俩搞在一起的事。

他至今仍然记得长谷部那个痛心的表情:“对于情窦初开的少女来讲还有比深爱的男人爱上了别人更痛苦的事吗?!没有!审神者她还是个(二十好几已成年的)孩子啊!怎么承受得住这种煎熬!”

然而纸包不住火,奸情啊不事情总会有败露的一天。当审神者抱着四只小老虎带着五虎退满世界找另一只小老虎的时候,突然撞破了正在樱花树的阴影下浪漫接吻差一丁点儿就要搞起来了的三日月和鹤丸。

事实上鹤丸的衣服都已经褪到肩头了,三日月的手还塞在鹤丸的胸口。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匆忙赶来的悲痛的长谷部一个又一个眼刀剜得鹤丸坐立不安,伊达组和三条家都紧急召集起来抵达了现场,望着审神者从懵逼到捂住嘴巴满眼泪花的表情变化一脸凝重。

最坏的情况下,三日月兴许是保不住了。

刚来不久的小狐丸完全摸不清审神者的脾性,紧张得手心出汗。

事到如今只有坦白从宽,然而结果会是如何,谁也无法预测。比起三日月会被干掉的可能性,清光倒是觉得审神者心善会放他们一马,只是碎成渣渣的少女心怕是补不回来了。

在她做着美梦的时候她的梦中情人正在跟别人滚床单,想想也是挺残酷的。

如此说来,尽管审神者平日也算是个温柔的妹子,若是那传说中的对界宝具“女人的嫉妒心”发作,别说三日月了,他俩一起被刀解甚至碎刀也不是没可能。

显然不止他一个人这么想,听着审神者的抽气声光忠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出,正打算说些什么缓和一下气氛,却见三日月拉起了鹤丸的手吻了一下,又跟鹤丸交换了一个让他安心的眼神,脸上挂着一如既往的微笑:“哈哈哈,抱歉让主上受惊了。作为您的刀做出此等忤您意志之事,三日月深感愧疚。但若论及对鹤丸的感情,老爷子我虽一把年纪不适谈这风月之事,想必也不会输给主上分毫。如若此言让您感到冒犯,我三日月宗近愿意接受一切后果,只是鹤丸他……”

“够了,三日月。”鹤丸像是猜到了下文,决绝地打断了他的话,伸出右手与他的左手十指相扣,目光坚定视死如归,“此事因我而起,也应当由我来了结。跟三日月在一起是我自己的决断,我的心意绝不会改变,若是不满折了我便是。这本丸有的是鹤丸国永,但只有一把三日月宗近,还望……”

“等会儿!打住!”审神者越听越不对劲忍无可忍地打断了对方的发言,“干嘛呢这是?罗密欧梁山伯还是牛郎织女?在你们看来我就是旧社会的王母娘娘啊?哎呀好气……”

?????

刀刀们一脸懵逼地听完全程,就听懂了一个“好气”,而且已经气到连鹤丸的话都不想听了,面色更加凝重起来。

“怎么办?虽然听不太懂审神者果然是生气了……”今剑一脸惆怅地望向岩融,岩融耸了耸肩,石切丸则深深地叹了口气。

三日月啊,安心吧,我会好好给你做法事的。

人群之中只有清光和乱听懂了审神者的意思。

“主上的意思是放过他们了?”清光开口道。

众人瞬时一脸懵逼。

“诶可是主上不是说好气?”光忠已经彻底搞不清走向了。

审神者无言地望了望天,决定还是懒得科普中西方情感故事了,干脆地掏出了手机点亮屏幕支到众人面前大喊道:“我站对了CP高兴还来不及呢好吗?!三日鹤is real!REAL!!!”

众人凑近一看,屏幕上的三日月和鹤丸相拥倒在床上看着镜头,笑得甚是满足。

审神者又点开了相册,里面满满当当的都是三日月和鹤丸各种卿卿我我的样子,在众人看向那俩人的目光越发诡异的时候,乱一个拍手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主上就是传说中的腐女!她喜欢他们俩在一起!”

大概是因为难得有人终于领会了自己的意思,审神者向乱投去了赞许的目光。

可以的,乱,下次去万屋可以多买几条小裙子。

 

从那以后刀们便知道了,当代女性表达对一个男人的喜爱有很多种方式,除了传统的上他和被上以外,还有一种令他们瞠目结舌的时下流行。

——就是找另一个好男人来捅他的屁股。

如今看着审神者对着三日月和鹤丸的恩恩爱爱两眼放光的样子,当初那场风波倒像是做梦一样。不过清光对审神者偏爱鹤丸的心结也是在那之后彻底解开的。

——毕竟他,不是很想被捅屁股。

——至少现在不想。

 

【完】


※捅屁股这个是微博的段子并不是原创(x)

评论 ( 20 )
热度 ( 19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