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藤梦樱
Powered by LOFTER

近侍贴士:不要让审神者看到BE的本子

某鹤癌审神者的本丸日常系列

※注意※

1.女审出没,鹤癌晚期患者,三日鹤深度沼民,没错就是我的化身(x)

2.欢乐向,自娱自乐的产物,觉得角色崩坏的请务必彼此放过(x)

3.以自家本丸为基础,主要出现的是LV99的爷鹤,老夫夫,由于某审的不良影响知道不少奇怪的东西;还有一对LV60的练度提升中,爷猛追鹤丸中,尚未交往;此外还有一个足球队的幼鹤,会不会出现看情况w

4.本来只是一个段子打算发本丸日常那个微博上,然而脑洞越开越大干脆成文了,不知道会不会写成系列,看心情(x)

5. @月永aki改二 二秋生日快乐,祝高考顺利,早日成人(ntm)

 

今天又是鹤丸近侍。

这个本丸是出了名的咸鱼,审神者除了政府来的必要命令以外基本懒得出阵,最懒的时候连内番都不安排,冲着大家豪迈地来了一句“大家随便斗地主打麻将三国杀啊不要客气”,看不下去田里长草的长谷部一边独自负担起了工作安排一边总在审神者耳边唠叨,到后来连唠叨的机会都被剥夺了,只好跑到鹤丸面前唠叨。

辛苦了啊,长谷部。

虽然总是貌似认认真真地听着应着,被拜托转述的话也没有几句真正转述出去了。

毕竟他知道,根本没用。

审神者还是学生,年轻嘛总想着玩儿,除了上学打工以外总是沉迷于各种各样的娱乐活动,什么游戏推特论坛视频软件都见怪不怪了,闲着没事干的时候鹤丸也会帮她刷怪练练级。

此外,审神者还有一项在鹤丸看来相当神奇的爱好——看本子。

初次听到审神者如此爱好的鹤丸是满怀敬意和赞赏的,毕竟一听就是跟学习挂钩的东西,兴许“本子”上面是满满的功课。

——直到审神者把所谓的“本子”举到他眼前的时候。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端坐在审神者面前的鹤丸国永,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惊吓。

于是他总算明白审神者之前为何总是藏着掖着,毕竟封面的当事人就在面前,更别提封面上的那位除了性感的丁字裤以外几乎一丝不挂,抚摸着他脸的则是一只无比熟悉的爪子。

鹤丸认得,它的主人名叫三日月宗近——没错,就是正抱着他偎在暖炉里的这个人。

手指有些僵硬地翻阅了一遍内容,三日月的样子倒是没少看现场直播,自己溺于情事之中的表情还是第一次见,除了新鲜以外,鹤丸又终于想通了为啥审神者成天叫着想上他。

——这么秀色可餐妖艳动人,换他他也想上。

显然有人赞同了他的想法,并用一种独特的方式表达了出来。

当坐在某人大腿间的鹤丸感到某个东西顶上了自己的时候,鹤丸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当某人的手开始不安分地伸进他的衣服甚至某个部位的时候,鹤丸拿肘子狠狠地报复了一下。

当某人开始悄悄舔他的后颈和耳背的时候,鹤丸觉得两眼一花,及时起身扯着三日月回了房间,阻止了这场当着小女生面的GV直播。

之后他们干了个爽。

他们家审神者也是很神奇,整天哭着闹着想上他,想必在脑海里都把他扒光无数遍了,现实中却只允许三日月扒光他。

这让他对当代女性的胸怀有了更深层次的见解。

“本子”的现身也确实为他的生活带来了一些改变。比如看到一些没有玩儿过的姿势他们可以迅速将其加入深夜豪华套餐,托各种paro的福还见识了不少各种各样的三日月。更有趣的是,三日月说情话的次数直线上升,尽管在感动之余他都会跑去翻翻审神者买的新刊,常常不出意外地发现一毛一样的台词。这并不影响听到时的动心,他也完全不介意这种美好的词句用三日月那迷人的声音播放几遍,不过是满足一下天生的好奇心,也有助于保持一点没啥卵用的清醒。

而且他家审神者除了他俩的本子别的都不买,还告诉他他俩合起来叫“三日鹤”,本子里永远少不了的限制级内容让他一度怀疑中间那个字其实是动词。

“我爱三日鹤!三日鹤使我快乐!”

面对着这样的审神者,鹤丸对当代女性的专一和热情又有了新的认识,以至于当他看到网上某个说他把本子藏在短刀屋子里被审神者训斥的段子时内心无奈到委屈——明明只可能是反着来的。

此外他还注意到,那些“三日鹤”的故事无一例外都拥有非常圆满的结局,哪怕没有谈婚论嫁,也少不了琴瑟和鸣,当然中间往往都有一段喜闻乐见的少儿不宜。

这也就决定了审神者抱着本子的时候要么就是流着口水,要么就是笑得一脸痴汉。

……所以这是怎么回事?!

鹤丸看着抱着本子哭得昏天黑地的审神者一脸懵逼。

“那个……你没事吧……?”

鹤丸试着伸出手拍了拍审神者的头,谁知对方一个擒拿手抱着自己的胳膊就嚎啕大哭,一边哭还一边吐词不清地喊着“鹤丸啊鹤丸哟”……

哭负心汉好像也不是这么个哭法啊?

鹤丸觉得自己那小破千年的阅历在这小丫头片子面前基本就没派上过用场。

不知道问题的源头能彻底解决问题吗?不能。于是鹤丸把手伸向了那本只看得见封底一角的本子。

谁知怀里的审神者突然一个饿狼扑食就护住了那本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藏进了自个儿的小箱子里,啪叽一下上了锁。

然后继续哭了起来。

……?????

此时鹤丸想起了那个黑人问号的表情包,除了脸太黑以外非常适合此刻的自己。

好吧,问题的源头被解决了,那只能解决问题了。

鹤丸叹了一口气,蹲坐在审神者面前诚心诚意地发问了:“说吧,要我做什么?”

作为审神者不治之症的罪魁祸首,鹤丸非常清楚自己才是她的天然兴奋剂,话虽如此,这么任她宰割的姿态也是头一次,总该有点表示了吧?

刚刚还埋头哭得忘我的审神者果然抬起了头,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地来了一句:“让三日月疼爱一下你……”

“……”

虽然预想了答案无非那么几种,但是这个表达还真是意料之外。

“等等,我问的是要我做什么,为什么是他疼爱我?”

审神者满脸“事到如今你还在说什么”的表情:“因为三日鹤啊。”

“……”

鹤丸觉得自己苍老的心灵受到了伤害。

“我就是想看他对你好嘛!”审神者刚刚停了三秒钟的眼泪又哗哗地涌了出来,“你知不知道我受了多么严重的伤害!事到如今只有这样才能安慰一下我了!你还拒绝!”

……那当然不知道啊!

鹤丸头痛地扶着额头:“就算你这么说三日月现在也……”

“主命难却,就由我来实现主上的愿望吧。”

……并不需要好吗?!

鹤丸没好气地瞪了一眼刚刚推开障子的人,对方却好像习惯了一样毫无心理障碍地向他走了过来。

“等等!”

鹤丸愣了愣。

声音来源竟然是审神者?

回过头一看还真是,审神者会阻止三日月调戏他,太阳打南边出来了。

审神者脸上还挂满了泪痕,此刻却无比严肃地走了过来,拽着他的衣服东看看西瞅瞅,忽然扒拉下来一个东西。

“三日月!你竟然在鹤丸身上装窃听器?!你的工资就是用来干这种没羞没躁的事情的吗?!”

“哈哈哈~”三日月不为所动地笑着坐到了鹤丸身边,不动声色地搂过了他的腰,眯起眼睛道,“主上不也在鹤的房间装了摄像头?”

……哈?!

鹤丸不仅吓到了,还吓得不轻。

“你闭嘴!那摄像头我都没好意思开过!你已经是现行犯了!我顶多是预备!”

“哦呀哦呀,既是如此何不相让一步,主上此时当有更紧的要事不是?”

审神者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嘴巴一瘪。得,又哭了。

“呜呜呜你俩快点给我秀恩爱!三日月你快疼爱一下他!我要看现场直播!”

“等一下!”当事人终于按捺不住,决定要为自己发声,然而当那两人的视线齐刷刷逼近过来的瞬间又怂了半截,“那个……不好意思,也许我们应该进一步讨论一下摄像头和窃听器?”

审神者闻言潇洒地一摆手:“再议!”

……

鹤丸翻了翻白眼,完美地诠释了一个“生无可恋”。

“鹤丸……”三日月拖长了声音,叫得那叫一个优雅动听,轻轻托起他的脸颊,凑近来紧紧凝视着他的双眼。

“……”

此时鹤丸对于自己没出息的心脏和满脑子“亲他亲他”的低级思想相当有意见。

我明明还很在意摄像头和窃听器?!

起初的逗弄还只换来一点微微的动摇,然而当三日月的舌头伸进来纠缠得越发凶狠的时候,鹤丸终于没忍住一把搂住他的脖子迎了上去,浑身都变得燥热起来,只想一把扯下衣服立马开干。

管他什么像什么器,爱咋咋滴吧。

三日月瞄了一眼两眼放光的审神者,松开唇齿一把抱起鹤丸,冲着审神者微微一笑:“既然主上的心愿已了,我们就先告辞了。”

“去吧去吧去吧~”审神者一脸痴汉地笑着摆了摆手。

反正接下来的三日月又会声称是R5000不会给看,他俩开心就好,虽然寒酸了点,抱着本子啃啃也是勉强可以满足的。

本子……

又勾起了不好的回忆。

俗话说,小虐怡情,大虐伤身,前人传授的毕竟是真理啊。

审神者擦了擦眼泪,暗暗下定了决心:

——这辈子,再也不要,看BE了。

 

【完】

评论 ( 27 )
热度 ( 30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