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藤梦樱
Powered by LOFTER

愿每一个女孩子都能接受不完美的自己,向着心中的梦想自由地展翅高飞

(昨天看完Vivekatt的视频突然想写的东西,满满的黑历史,并不是什么有趣的东西,不过若是能有人能耐着性子看到最后,感激不尽。)

说来有趣,我活了二十多年,因为自己的外貌和“不像个女生”的性格自卑了十几年。有时也曾想过,如果现在回头重新来过,会不会活得更精彩一点。

尽管小时候的我“一点没有女孩子的样子”,直到小学之前我都还是无忧无虑的,住在偏远的山区A镇,整天跟着一堆大孩子小孩子跑来跑去,哥哥姐姐宠着我,我则充当着妹妹的护花使者,凶悍到不行,经常把一个挂着鼻涕的小孩儿打到哇哇大哭,还从来不知悔改。据我娘指证,往往是前一分钟刚刚骂完我,后一分钟我就擦擦眼泪又把人家揍到涕泪直流。对于这件事儿我自己都还留有些许记忆,以至于长大之后再看到那孩子都觉得无颜以对。

噩梦的开始是跟着调职的父母从A镇搬到B镇起拉开序幕的。出了深山老林到了比较文明的新地盘,我那土匪般的流氓气质也褪去了不少。父母依然是中学教师,B镇中学的教师子女也形成了一个圈子,他们多数是从幼儿园开始就在一起一直玩到大的,我就像一个突如其来而又扎眼的补丁,从到来的第一天起就似乎注定了被排挤的命运——当然你也可以说是天道好轮回——因为海拔低,被叫做矮子;因为眼睛小,被说是狐妖;因为跟女生A关系挺好,被女生B骂作蛀虫,而女生A半年后也终于无法忍受与我孤立无援的境况加入了欺辱我的一方。打架斗殴之类的事很少再发生,接受言语和精神暴力倒成了日常。大晚上捉迷藏当鬼会被一个人扔下,放学时跟那两个女生一起走忍受着一路的中伤一言不发。小孩子不记仇,头天被欺负了哭一阵睡一觉第二天爬起来照样蹦蹦跳跳地求小伙伴让自己加入,有时也会忍不住去问父母,我什么也没做,为什么他们都容不下我,父母却总是说一定是你有问题。

我有问题?我到底哪有问题?睡在床上我就经常思考,然后发现那些童话故事里收获美满爱情的几乎都是美丽的公主,电视里那些人见人爱的女孩子无一不有着漂亮可爱的脸蛋曼妙的身材,而那些长得丑的女生,只要不是反面角色,仿佛生来就是为了被取笑而存在的。我就好像突然明白了——是的,不是他们的错,是我长得太丑了。如果我长得足够好看的话,大家一定都会喜欢我的。于是我也学着那些电视里的“丑女”一样,把被人嘲讽当作自己的本分,也会努力地去取悦他人,尽管也不免会收获到尴尬和冷漠,看到别人的笑脸却让我觉得自己的存在有了意义。所以当我后来读到《人间失格》里大庭叶藏对自己童年的自述,就仿佛看到了自己一般——当然除了叶藏是个美男子以外。

另一个得到救赎的契机是在一年级的第二学期,我考了全年级第一,铺天盖地的夸赞让我得到了莫大的满足感,于是我学会了用成绩来维持自己仅有的自尊心。我的母亲也非常严厉,总希望我在各个方面都赢过别人。好在那时自己的脑子也算是比较聪明,记忆力好得惊人,学音乐也似乎比其他孩子更有天赋(曾经还梦想过当钢琴家,直到我发现钢琴家好像都是男人,便以为女人是成不了优秀的钢琴家的)。镇子小,对手自然也挺少,到后来已经养成了习惯,争强好胜到了病态的地步,拿不到第一不用母亲批评都会辗转难眠。因为我觉得,我长得丑,我个子矮,我需要在其他地方都做到优秀才能证明自己的存在是有价值的,才能为自己赢得一点小小的骄傲——哪怕我身边的人一直在不断地告诉我,女孩子现在成绩好以后也会被男孩子超越,女孩子天生学不好数理化,女孩子太优秀会嫁不出去——而我看到的各界名人确实也都是男性居多,这一切都让我惶恐不安。曾经还被人说总是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我却明白一个真正自信的人是不需要近乎自负的表现来保护自己的。我只是害怕被人发现自己的骄傲其实就像一层玻璃,轻而易举就能击碎罢了。

青春期对我来说根本就是一场灾难,初中以后饭量暴增,当我意识到的时候,已经连以前的裤子都穿不进去了。于是,除了丑,矮,还胖,作为一个女生,感觉自己已经彻底完蛋了。于是上了初中以后彻底自暴自弃,厌恶镜子,拒绝照相,着装全部变成了宽松的运动服,对自己的脸和身体全部采取彻底的忽视政策。母亲是个女强人,对我的态度似乎常常是以我的成绩为转移,于是看到我对其他女孩子感兴趣的穿着打扮一概漠视反而觉得放心,认为这是我专注学习的表现,完全不知道我每次看到自己的单眼皮小眼睛和微胖的身材时是怎样的绝望。一直试着告诉自己,我跟那些只知道打扮自己的女孩子不一样,人重要的是内在,其实并没有真心信过,始终把整容作为人生理想之一。后来有了喜欢的男生,便掏心掏肺地对对方好,觉得我长得又胖又不好看人家还看得上我是奇迹,什么尊严骄傲全都不要了,最后人家劈腿甩了我我还写了一封长长的信忏悔自己的过错,现在想来真是羞耻play。高中时很多女生不喜欢穿校服,我却连休息日都穿着校服,足够宽松又不显得另类,简直是天赐的宝物。而当大家穿着好看的便服走在一起的时候,我就会尽量远离他们,或者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混在其中,表面有多不在意,内心就有多在意。因为电视剧也好广告也好小说也好童话故事也好乃至身边的人也好,都在不断地告诉我女孩子长得不好看就不会有人喜欢,没人喜欢就嫁不出去,嫁不出去这辈子就完了,以至于第一次遇到性骚扰的时候居然还有点开心,仅仅因为觉得自己作为女性的魅力得到了男人的承认,哪怕是在无比危险的意味上——如今想来真是毛骨悚然。

真正的转变是从高中毕业开始的。大学不再有校服穿了,母亲带着我去了一些以前从来不会去的服装店,买了一些比以往成熟的衣服。我是胖腿胖屁股不胖脸不胖腰的类型,穿长裙踩上高跟鞋大腿一遮,走到镜子前忽地满心雀跃,发现自己也可以不那么难看的。大一的时候喜欢宅在宿舍里,那时还没有流行起外卖,又不喜欢吃零食和屯粮,常常饿着肚子写文章做视频刷微博,日子长了某一天突然发现自己的体重下降到了两位数,其实体型并没有太大变化,却觉得仿佛世界忽地敞亮了不少。

可即便是那个时候,我依然还是敌视而又羡慕着会化妆会打扮自己的女生,依然害怕自己太过强势会交不到男朋友,依然觉得把自己嫁出去是天大的事,依然觉得不生孩子的女人人生是不完整的,甚至依然觉得女生会遇到性骚扰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世界常理本就如此。直到机缘巧合地,看了纪录片《Miss Representation》,看了Emma在联合国的演讲,又在微博接触了一些女权思想。

——我才发现自己十几年来是多么的愚蠢。

现在的我自然是明白了:

我不需要讨好任何人,我为自己而活。没有人应当因为外貌而受到不公的待遇,更不应该因此看低自己。我单眼皮眼睛小体重三位数,照样可以活得多姿多彩心满意足。我要不要化妆打扮都取决于我当天的心情,与男人的目光毫无瓜葛。交不交男朋友嫁不嫁人生不生孩子都是我的自由,并不是人生的必达目标。尽管存在着性别歧视和隐形的天花板,女人也没必要为自己的强势乃至优秀感到一丝一毫的羞愧。遇到性骚扰绝不是自己的错,更不应当忍气吞声。

我很庆幸当初的自己选择的逃避和生存之道是努力学习,给了现在的自己一个并不算差的境遇,但我知道,还有很多很多的女孩子就像当初的我一样,因为不满意自己的外貌,因为性格强势,因为各种各样对女孩子的苛刻要求而否定自己,她们却选择了抑郁,厌食,乃至尝试结束自己的生命。我还看到,受到侵犯的女孩子反而会受到指责,打死妻子的男人很快又有了暴揍第二个妻子的机会。而我的耳边依然有无数的声音在说,不交男朋友的女生是没人要,不结婚不生孩子的女人是残次品。我的大学老师仍会跟我讲,很多学历高的女孩子博士毕业才后悔自己读了那么多年书,因为年近三十又太过优秀嫁不出去。那时我便对老师说,她们真正应当羞愧的地方,是读了这么多年书拿了那么高的学历却依然认为优秀的女人应当迁就不够优秀的男人,认为与一个将“女博士”视为怪物的男人步入婚姻才是自己本该有的幸福,认为一个女人的价值依然必须通过一纸婚书、一个孩子和一个男人的承认才能实现。

因此,我成为了一名女性主义者,也一直鼓励女孩子们接触女性主义思想。并不是想让每一个女孩子都成为为性别平等而冲锋陷阵的战士,更不是想让她们反婚反育仇视男性,只是想让她们认可自己的优秀之处,接受自己的不完美之处,不再被性别刻板印象和无聊的陈规烂矩所束缚,能够自由地追求自己的梦想,无论那梦想是组建一个幸福的家庭还是成为职场上的佼佼者。

谨以此文,献给曾经挣扎了十余年的自己,也献给每一位处在同样挣扎中的女性。

评论 ( 11 )
热度 ( 8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