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藤梦樱
Powered by LOFTER

【三日鹤】忘れ咲き(十二)

※以为今天能写完的我真是图样了……

※情话大师三明大佬终于又上线了,我爱他(x)

※前文传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一)


【十二】

鹤丸还记得上一次三日月这样牵着他的手一步一步走过这座桥,还是相遇的那一夜,三日月带他回神社的时候。那之后,他们曾手拉手穿过茂密的竹林渡过潺潺的小溪,曾在山峰之巅接吻直至天光破云,也曾静静地靠在一起看黄昏逐黎明,星移斗转好似永恒不息。

可三日月唯独没再带他来过这里。这里是他们的开始,也是鹤丸过去的残忍结束。血洗嵯峨野的那夜,他亲手毁掉了所有的后路,又得到了一个崭新的世界,一个更加斑斓美丽,终日唯有新月普照大地的世界。他享受那月光的爱抚,觉得它比什么都要温暖,那月光却似乎反因将自由的白鸟禁锢在自己所及之处而有所愧疚。

然而三日月最终还是选择了这里,内心的某处,一瞬即逝的开心,又是排山倒海的苦涩。三日月不再当他是孩子了,相信他可以直面过去,也相信他能接受即将到来的未来。即便他知道,鹤丸除了他一无所有,还是要亲手画上句号,逼他再重新开始。

鹤丸是不想的,可是能怎么办呢?他能怎么办?他从来都很听三日月的话,这习惯已经化作本能融入了生命,由不得他反抗。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留在三日月身边就仿佛呼吸一般自然。当他意识到自己对三日月的依恋和倾慕,又被妖神之别缚住手脚时,他也曾试图远离过他。可一旦身畔没有了三日月的温度,自己便仿佛沉入了深海,暗淡无光,冰冷绝望,海草扼住他的咽喉,咸咸的海水取代了空气,连存在于此都变成了等待死亡的仪式。

那时他想起了国永。

世人只知五条国永年轻有为,却不知他为何终生未娶。国永亦是固执之人,年少时便与青梅两相倾心,可谁也未曾说破。他潜心修行,终于争得了配得起她出生的荣耀,可天皇胞弟的求亲嫁礼却早已送到那女孩儿家门,气派的花轿隔出了一个世界的距离,女孩儿上轿前远远地望见他,最后一个带泪的微笑成了他一生的梦魇。若是那女孩儿过得幸福安乐倒也罢了,偏偏那皇家人是个朝三暮四的性子,几年后便传来她积郁病逝的消息。他还记得国永带着他偷偷去女孩坟前祭奠时,眼中满满的不甘和悔恨。然后他语重心长地对鹤丸说,若是碰见了中意之人,万万不要违背自己的心,万万不要让自己后悔。

他最庆幸的,便是在那个月圆之夜做出了无愧于心的选择,问出了那句大胆的话,接受了三日月的邀请。他们拥有了几百年相依相伴的时光,几百年,那是旁人的几辈子,如此想来,倒也不枉。

可欲望是无边无际的,都说人永远不会满足,他们也是一样。得到了今日便想要明日,共享了百年便渴望千年,一旦看到了终止的路标,不安就像永不退去的潮水一般汹涌而来。他不记得多少个深夜,他从三日月远去的梦境中挣扎醒来,抬头便对上三日月温柔似水又难掩哀伤的目光。他们对对方所想之事总是一目了然,谁也不说话,却拥抱,亲吻,欢爱,用最直接的方式感受彼此的存在,仿佛这世界上唯一的语言只剩下了对方的名字。

然而这一天却终究还是来了,不再是梦境,不容他再有醒来的机会。与那日无异的新月依旧悬在深蓝的夜幕之上,他们牵着手循着初见的足迹第二次来到这里。仅仅是第二次,却再也没有了归路。

“鹤丸。”

一如既往的好听的声音唤着他的名字,那难以掩饰的虚弱却让他攥紧了与他十指交握的手。

“最近我偶尔会想,鹤丸是否怨恨过我?”三日月回过头来,笑得淡然而真诚,岁月无改的容颜一如那年初遇之时,却也透露出了憔悴之色,“倘若那日我没有带你回神社,倘若我没有回应鹤丸的感情,也许鹤丸便不必受这离别之苦了。”

“说什么傻话呢。”鹤丸拉着他坐下来靠在桥栏上,握紧的手依然没有松开。他与他交换了一个短暂的吻,抵着他的额头听他继续说下去。

“哈哈哈……老头子可要说些任性的话了,鹤丸可别生气喔。”

鹤丸觉得喉咙已经被什么堵住了,想要说些什么却发不出声音来,手指又攀上了三日月毫无血色的脸,拇指一遍一遍不知疲倦地描摹他的轮廓。

“我不后悔,鹤丸。如若重来,我还会选择与你相遇,我就是这样自私的家伙啊。”

“嗯……”该死的水雾又一次模糊了三日月在他眼中的模样。鹤丸眨了眨眼,拼命想要看个分明。

三日月认真地看着他,似要用力将他的容颜刻入心底一般,眸中的流光因他前所未有的深情,比什么时候都更加温暖动人,直至此刻也依旧让他沉沦。

三日月托起他的手,亲吻了他的手背。

“若非遇见你,我无法想象这一生会是多么平淡无奇,想必直至终焉仍会是无心悲喜。漫山的樱花有多绚烂,夏夜的蝉鸣有多悦耳,在遇见你之前,我那白纸一般的世界从未告诉过我。一天也好,千年也罢,不甚分别。鹤啊,是从你在我心里打翻颜料的那一刻起,我的时间才开始了流动。

“有一件事,我还从未亲口对你说过。以往总想,既已决定一生相伴,千百年那么长,你我都有用之不尽的时间,不妨等能够出口之时再告诉你。如今再说,倒又成了平添你的痛苦。但既然早已做出了选择,便不想留下遗憾。鹤哟,唯独这话,不想就这般不声不响地带走,你,能听我说吗?”

三日月努力地撑起身来拥住了他,贴着他的脸颊轻轻吐息。

“我发自心底,深爱着你。”

“……啊啊……”鹤丸收紧了手臂,又似是担心他承受不住一般小心翼翼。那一瞬间他有好多话想说,却又再难寻到比三日月所言更美的字句,千言万语如鲠在喉,声音哽咽到几近破碎,“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哈哈哈……”三日月笑了几声,有气无力的声音连自己都觉得干涩。他偏过头,鹤丸泫然欲泣却努力露出笑容的样子甚是惹人怜爱。他捧起鹤丸的脸,吻去他眼角渗出的泪花,“抱歉啊……”

鹤丸国永是强大的,他比谁都清楚。从能力到内心,鹤丸有着无坚不摧的自信和力量。实在消沉的时候,鹤丸也只是会一个人安静地坐在一边,或是一言不发地靠在他肩上,他便会摸着鹤丸的头,像安抚受惊的猫咪一般轻轻拨弄他的碎发。鹤丸的自尊心很强,也唯独在他面前不会掩饰自己软弱的一面。可在今夜之前,哪怕遇到再多困难,遭受再多挫折,跌倒得再痛再多次,鹤丸也总会在第一时间想出办法,拍拍土站起来笑着走下去。即便是他,也从未见过鹤丸如方才一般,哭得像孩子一样委屈。如今真的到了分别之时,鹤丸反而在极力克制,想必也不过是在照顾自己的情绪。

明明下定决心要守护鹤丸纯真的笑容,却比任何人都伤他更重。

他深爱的人,永远都把他放在自己前面考虑的人,如此温柔到让人心痛的人,他就要留下他独自远走了。要怎么舍得,怎么舍得啊……

他还有一万句情话想对他讲,想要看到他单纯明亮的笑颜,想要牵着他的手阅遍河川山岚,想要他靠在自己肩膀再看数不尽的花开花落四季流转,任沧海桑田也依偎着彼此永不厌倦。

有形之物终会毁灭,明明是从诞生之初就抱有的觉悟,竟然开始怨恨起了这永恒规律的无情,老迈昏头的家伙还真是不讲道理啊。

鹤丸突然开了口,眯起了眼睛笑得无邪:“我喜欢你,三日月。”

 “嗯。”

“我喜欢你。”

“嗯。”

“我喜欢你……”

“嗯……”

“可恶……”

三日月笑着牵起他的手,身体却渐渐变得透明,萤火虫般的光芒慢慢从他身体上渗出,他能清晰地感觉到意识和力量都在渐渐离他而去。

“吾乃新月之神三日月。”

三日月摘下自己的发饰轻轻放在鹤丸手里。

“只要新月不会消失,我便会永远守护着你。”

他贪恋着鹤丸唇上的温度,吻得绵长而深情。

“即便失去这副肉体,重新回到那不知喜悲的模样,我仍会无法忍受没有鹤丸的世界。所以,鹤啊,即便是为了如此自私的我,也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鹤丸垂下了眼眸,紧紧攥着他交予自己的发饰,微微点了点头。

“只不过,想到以后能陪在鹤丸身边的家伙,还是免不了嫉妒,我真是心胸狭窄的男人啊。唯有这点,还请你原谅我……”

三日月的声音戛然而止,鹤丸猛地抬起头,只来得及分辨出他最后一句唇语道出的永别,眼前忽然亮如白昼,巨大的闪光之后,那些散落的光点瞬间聚成两处,有些许回到了那把天下最美的刀里,更多的则是腾空而起,以极快的速度向着新月飞去,转眼间便无影无踪了。

什么以后,什么嫉妒,大抵不应该指望老头子的记性。

鹤丸亲吻了他手中的发饰,将“三日月宗近”紧紧抱在怀里。

“鹤的一生只钟情一人。那唯一已经给了你,你若是不回来,我这余生,怕是只能跟月亮谈恋爱了。”

他抬头望向那新月,月华冷冽却温柔,像极了那人的眼眸。

“喂,你听见了吗,三日月?”

【TBC】


我以为爱情可以填满人生的遗憾,然而制造更多遗憾的,却偏偏是爱情。——张爱玲

评论 ( 12 )
热度 ( 7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