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藤梦樱
Powered by LOFTER

【三日鹤】忘れ咲き(十)&(十一)

※想了想还是多分了几章,第十章算是过渡,第十一章开始的两到三章是过去篇,之后就是结局章节了,不想再拖了,会尽快完结

※前文传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

※父爱深沉,本篇可能解释不完,有人想看的话也许会有小乌丸视角的番外(x)

※全程脑补了女神画风,然而貌似还是没达到想要的感觉_(:зゝ∠)_


【十】

“谢谢。初次见面……啊,并不是初次了。” 光忠接过鹤丸递过的茶杯,似是为了缓解尴尬,率先打破了沉默,可又仿佛是有点紧张,显得有些窘迫,“我叫烛台切光忠,是近些年才从关东过来的妖怪,对这边的事情还有很多不解之处,昨日遇见时才怠慢了您。您就是那位传说中的鹤丸国永先生吧?”

 “传说中的?”鹤丸挑了挑眉笑道,“嘛,关于我的传说恐怕都不是什么好故事吧?”

“没有那回事。”光忠礼貌地笑着,言语间充满了真诚,“我听说是一位不但拥有神格、力量强大而且性格相当不屈不挠的非常厉害的先生呢。”

“哈哈哈哈哈,很有才华嘛光小子!”

鹤丸大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对方却一脸无辜道:“我说的都是真的……”

“好啦好啦,比起这个,你应该有别的事情要跟我讲吧?”鹤丸坐下来啜了一口茶,目光瞥向光忠,对方也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

“不瞒您说,我向小乌丸大人询问了小贞的事,才确定您就是小贞有时会无意识念叨着的那位‘鹤先生’。听说得越多,越是觉得,有些事情,非告诉您不可,不然我实在……”

鹤丸移回了目光,也没有如光忠所期待的那样给出什么反应,只是静静的等待着下文。

光忠叹了口气,接着说:“如您所见,小贞他失去了关于您的那一段记忆,而且小乌丸大人说,往后也绝无再恢复的可能。”

“嗯……”明明已经决定保持现状就好,听到别人直言不讳地道出事实,鹤丸还是不可避免地感到了胸闷。

“不过小乌丸大人希望我转告您。”似是察觉到了鹤丸的低落,光忠的语气也变得急切了起来,“小贞并没有舍弃您的意思,他是为了您才……”

“‘鹤先生总是会被自己困在自己挖的坑里呢。没有我的话,谁去拉他上来呢?’”

“‘想要再与鹤先生相见,想再与他一起去做惊吓之事。’”

“‘想要再一次陪在容易寂寞的鹤先生身边。’”

注意到鹤丸停滞的动作和越发放大的瞳孔,光忠低下头叹了口气。

“这就是小贞当初向小乌丸大人许下的愿望。”

鹤丸杯里的茶水忽地洒了出来。

 

小乌丸一边施展着治愈之术,一边让小贞将三日月的刀放在他身边,终于见三日月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

“好久不见啊,三日月。记得为父么?”

三日月点了点头。

“既是记起了为父,想也确是到了时候了。”

小贞趴在旁边拿着湿毛巾替三日月擦了擦汗。三日月偏头看他,小贞注意到他的视线,咧嘴笑得甚是灿烂。三日月似是惊讶了几秒,却又仿佛很快便得出了因果一般,向小乌丸投去了感激的目光。

小乌丸微微点了点头,接着道:“你这病不是什么人类的药方便可治好的。不管是人是神抑或是妖,只要拥有肉体,便会拥有记忆。记忆不只有心中思念,还有体内的力量。如今你忆起太多为神的往事,力量却并未恢复,这肉体凡胎承受不住也是理所应当的,并无大碍,熬过去便可。”

小乌丸说着掏出一条发饰,那一小段缠绕的金色绳结像极了麦穗,旁边还坠着同样金黄色的穗子。

那是曾经属于新月之神,亦为丰收之神的三日月的东西。

“最后的媒介,为父给你带来了。你离开之后未能见证之事,它也替你见证了。你若想立刻知道一切,为父便现在交予你,只是恐怕你又要再多睡上一两日了。”

还没等小乌丸说完,三日月便吃力地伸出了手。

“拜托您了。”

小乌丸倒是早就预料到了一般丝毫没有惊讶的神色,将发饰放在三日月的掌心,将他的手放回被子里。

“为父已尽人事,此后便待天命了。话虽如此,往后何如,取决于你。”小乌丸说着又替他掖了掖被子,望着三日月的睡颜,语气变得柔和起来,“只是这次醒来,别再让那孩子伤心了,三日月。”

 

【十一】

那不过是几百年前的事。

人类是一种神奇的生物,他们会用几千年来建立起一种信仰,然后用几十年的时间将其摧毁殆尽。人的欲望从来就没有极限,神明却并非无所不能。当人们的信仰不再真诚,要求却越来越多,大到天灾小到运势都指望由三日月来解决的时候,他自然也是力不从心了。再加上其他的信仰甚至本土之外的教派的流入,皇室对他的重视也大不如前,前来这古老神社供奉的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减少,往日那气派华丽辉煌一时的神社竟也渐渐蒙上了尘土。

鹤丸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同时看在眼里的,还有三日月力量的逐渐衰弱。

三日月却仿佛并不那么在意,就像当初一脸平静地任由鹤丸的刀刺穿自己的身体一般,仍是那份泰然自若的镇定。

鹤丸却做不到,他无法忍受看着三日月的睡眠时间越来越长,渐渐连神社的结界都需要他来帮忙维持,更无法忍受自己明明待在他身边却仿佛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消失的无力和恐惧。

于是他开始找各种理由溜出去偷偷帮那些前来许愿的人完成愿望,每当看着那些人向身边人说起三日月有多灵验时他就开心,有时甚至不惜请小乌丸出马,由自己付出代价去实现那些愿望。

小乌丸是这片土地的神明之祖,由于其尊贵的身份,在妖怪中也拥有至高的威望。鹤丸与他的相识也是充满了戏剧性,简直可以算他的黑历史。当时鹤丸才不过百来岁,人生地不熟的也不懂江湖规矩,路遇被一大群妖怪围在中间的小乌丸,只当他们是要以多欺少,二话没说便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打趴了一批妖怪才发现人家只是在开会而已,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不过似乎也正是因为这件事,小乌丸对他偏爱有加。这也不是什么秘密,若不是鹤丸性子要强不愿他总护着自己,顺风顺水过一个江湖二把手的日子并不是什么难事儿。

但即便是神明也要遵守最基本的自然准则,一物才能换一物,让小乌丸实现愿望并非是免费的。若是说钱财反倒是小事,能与愿望等价的往往是更加珍贵的东西,比如时间,比如生命。

在鹤丸不知道第几次要求用自己的寿命去实现人类的愿望之后,小乌丸终于忍无可忍地跟三日月告了密。那日鹤丸回到神社的时候,三日月既没有躺着也没有倚着,而是端端正正地坐在门口闭着眼睛等他回来,鹤丸就知道他是生气了。

“我回来了。”鹤丸若无其事地坐到他身边,声音却是闷声闷气,三日月则始终一言不发。

“……对不起。”鹤丸撇开了头,撑着下巴不知看向了何处,“你明白我的,三日月。”

三日月微微睁开了眼,几不可闻地嗯了一声。

“如果是你的话,你也会这样做的。”鹤丸回头来看他,说得笃定,“我被山妖伤得奄奄一息的时候你还说过,如果我不活下来你也会来陪我。你记得的,你威胁我。”

“可是轮到你了,你就说什么有形之物终会毁灭?三日月,我也是有形之物,我也终会毁灭,可你说不能忍受没有我的世界。你这家伙,是不是太任性了点?”

鹤丸凑上前去吻住了他,三日月并没有抵抗。他吻得绵长而深情,反而更让三日月的内疚又多了几分。

“所以为什么要让我去接受没有你的世界?多下来的那些寿命,哪怕还有几千几万几百万年,你不在了,以为我还能回到没有拥有过你的那段日子吗?”他抵着三日月的额头,一手捧着他的脸,一手拉住三日月的手贴着自己的胸口,无比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不会的,三日月。你知道不会的。这里本来什么也没有,你开了个口放了一颗心进来,若是再取走,那个口子也会一直留在那里,回不到从前的。”

“听清楚了,三日月宗近。鹤的一生只钟情一人,这话可是你说的,你早知道,你还是选择接受了我。你若真是消失了,如果我没有随你而去,那一定是在寻找能让你回来的方法。几百年前我就告诉过你,哪怕真有地狱,也跟你一起堕下去。你甩不掉我的,三日月。”

“……鹤。”

微张的口中只吐出了这一个字,再难言语。三日月握住了他的手,脸颊上仍是他掌心的温度。他抵着他的鼻尖,感受到自己与他的呼吸交织在一起,心情变得更加苦涩。

他是在生自己的气。把鹤丸逼到绝境的人并不是鹤丸自己,而是他三日月宗近。

可若是回头重新来一遍,他一样会选择在那个月圆之夜接受鹤丸的邀请,因为他无法战胜自己的欲望。

有了欲望,便会开始不满足。这对神明而言本是大忌,他却任其发展直到今日。他并不惧怕死亡,对于他来说不过是离开这副肉身再一次回到没有意识的状态,任沧海桑田都再与他无关。

可是一想到往后只能默默地注视着鹤丸,不能再触摸亲吻乃至与他交合,甚至连思念他都再也无法做到,就觉得难以接受。

他三日月竟然也会有怕死的时候。

 

然而时间并不会停止流转,人心一旦改变也很难再回来。那年大旱,很多庄稼颗粒无收,三日月早已无力应对。鹤丸依旧暗暗地做着努力,只是不再请求小乌丸的帮助,凡事都亲历而为。明明自己也知道早已是杯水车薪,却仍是舍不得放弃那丝微弱的希望。每当看到那些实现愿望的人再来参拜,鹤丸就乐得哼起小曲儿。

可人类的想法往往出乎他们的意料。

那天鹤丸回来时便见神社的方向冒着浓浓的黑烟,他疯了一般展开翅膀径直冲入火海之中,也不管自己的羽毛被烧得七零八落,抱起已经失去意识的三日月抓起那把刀又飞了出去。三日月轻得不可思议,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更知道神社烧毁意味着什么。他轻轻将三日月放在树边,替他拍掉身上焦黑的木屑,擦去他脸上烟尘的痕迹,吻了他的眼角,又站起身来,望着那仿佛直冲云霄的火红色,听着人们疯狂的喊着什么“瘟神”之类,一脚踏在一块巨石之上,足下的裂痕迅速地扩散开来,发出惊天动地的响声。

他生气了,人类许是没见过他,更不可能听说过他生气是什么模样。他大喝一声,霎时风雪四起,沿途的树木都被拦腰切断,花草被连根拔起,聚集的人群开始惊声尖叫。

那是平生第一次,他觉得人类是那样出尔反尔毫无道理的生物,更不明白那些荒谬的结果为什么一定要三日月来承受。

身后忽然传来熟悉的温度。三日月已然是拼尽全力地将他搂入了怀中,伸手捂住了他的眼睛。

“鹤,别看了。”

他的面容与当年丝毫未变,声音却虚弱了许多。

“住手吧。”

刚刚还疯狂肆虐的暴风飞雪瞬间戛然而止,原本群情高涨的村民们正四下逃窜,又是一阵可笑的聒噪。喧嚣之后,只剩那还未燃尽的大火噼噼啪啪的响动。三日月的手早已被鹤丸的眼泪浸湿,他让鹤丸转过身来,怎么也拭不尽他脸上的泪水,看到鹤丸眼里前所未有的恐惧和绝望,却连一句“别怕”都再难出口。

他们都知道,这次是真的无法挽回了。

【TBC】


其实自己都觉得……有点赶……虐的部分只想呼拉拉过去想写最后的糖【喂】

啊什么时候有时间再修吧Orz……

参商那篇更虐,2017了三次元时间也更紧了有点不想写了,大家不介意的话我就放大纲算了【你←】

评论 ( 10 )
热度 ( 7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