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藤梦樱
Powered by LOFTER

【三日鹤】忘れ咲き(八)

※离主旨越来越近了,终于看到了完结的曙光

※前文传送(一)(二)(三)(四)(五)(六)(七)

※这章可能有点虐

※BGM和田薰「ふたりの気持ち」

※任何想法都可以,希望能看到大家的评论_(:зゝ∠)_


【八】

鹤丸觉得,如果要给自己至今的妖生下一个定义,那就是不断失去,周而复始。

这并不是说他认为自己的一生毫无意义。

病榻上的五条国永曾对他说,世界广阔无垠,生命或长或短,彼此交汇便已是奇迹。然而大家都是独立的个体,生来死去都是茕茕孑立,有相遇自然就会有别离,只是或早或晚而已。他还说,正因如此更应该一期一会,哪怕一生只会见一次,也要认真对待相处的每一个瞬间。那是弥留之际,他的目光已经难以聚焦,眸中映着幼小的鹤丸哭泣的脸。而后鹤丸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看到国永的眼里盈满了泪水,努力地伸出手最后一次抚摸了他的头,口中还断断续续地祈祷着,希望鹤丸往后所遇的都是温柔之人,希望未来的种种邂逅能让鹤丸感受到生命的美好,希望鹤丸保持着对这个世界的热爱,能够一直满怀希冀地走到岁月的尽头。

那时他还年幼,并没有完全理解国永的苦心。他只记得,当他化作人形睁开眼时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五条国永,他笑着拥抱他,抚摸着他的头,告诉他以后都不用再离开,他会陪在他身边保护他到天长地久。可那时光仅仅持续了几年,对一个妖怪来说,是连弹指一挥都算不得的短暂。以前他总听说人类是食言而肥的动物,每当他一身伤痕地抱着“鹤丸”躲在树洞里望着满天繁星回想过去的时候,便仿佛领会了这句话的意义,以及那背后无可奈何的哀恸。

他花了一百年的时间让自己“长大”。

重新回到弱肉强食的世界,原本便是野鹤的他从未遗忘这个世界的残酷。换羽期带来的不便让他常常难以突破重围,于是他迫使自己在那期间练习飞行,一次次爬上树,一次次重重摔下。路过的乌鸦嘲笑他的妄想,调皮的松鼠趁他没站稳时偷偷一扫尾巴咯咯地笑看他摇摇晃晃地掉下去,这些都是常有的事。然而事后,它们总会给他衔来果子偷偷放在他睡觉的树洞里,当他问起时却一脸不知情地跑开。有一次偷偷躲在旁边听兔子训导自家小孩时还听到自己被当做坚持不懈的教育示范,当场没忍住笑出了声,被兔妈妈故作生气地踩了好几下头,那毛茸茸的重击至今还记忆犹新。

动物们的寿命是短暂的,几乎每年他都要面对朋友的离去,却从来也无法习惯。不久后来了个经验尚浅的除妖师,把他当做练习对象一般天天追着他跑,搞得他终于忍无可忍地搬到了山林更深处去。人烟稀少的地方,妖气也更加浓厚了。鹤丸算不得好斗,但同时拥有妖力灵力的他即使在这一大片妖怪里面也是强大的存在,半妖半神的属性更是让很多妖怪对他退避三舍,剩下的便都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朋友——尽管有不少小妖怪是把他当头目一样来崇拜的。

那其中,便有一个叫做太鼓钟贞宗的孩子。他比鹤丸小上五十来岁,本体是一块镶嵌着美玉的琥珀,曾经是一位除妖师从未婚妻那里得来的定情信物,甚至给它取了名字。后因家族反对,两人被迫分离,除妖师仍是日日将它带在身边,终身未娶直到死去,不想寄宿着思念乃至怨念又受到数十年灵力影响的小贞竟幻化成了妖怪。尽管妖力比较弱小,追求刺激调皮捣蛋的性子倒与鹤丸一拍即合,每当他眼珠一转叫起了鹤先生的时候鹤丸便知道他又有了什么鬼点子,作为他唯一的挖坑之交自然都会奉陪到底。

然而鹤丸的实力和威望也不可避免地招来了一些大妖怪的反感,嫌他血统不纯者有之,认为他威胁自己地位者亦是有之。好在他本身力量强大,那些家伙也无法奈他如何。

——只是习惯了美好的他低估了这世界的丑恶。

他还记得那一天,深蓝的夜幕中星星寥寥无几,只有一弯新月孤零零的悬挂在头顶。目之所及,是无数妖怪的尸体,每一具都带着他熟悉的面容。他看见小贞躺在树边望着他,琥珀色的眼睛带着一如既往的笑意,口中腹部都汩汩地冒着鲜血,那声从来元气饱满的“鹤先生”都变得气若游丝。他几乎是颤抖着把他扶到自己怀里,拼命试图治好他的伤口,仿佛忘记了因为身为妖怪,他的治愈之术只能对自己起作用。他又想起了国永临终时那种束手无策的无力感,竟与如今别无二致,才发现数百年时间都已过去,他却依然没有丝毫长进。

“抱歉啊,都是因为我……”

他握紧了拳头,深嵌的指甲几乎要把手心割出血来,却并没有如预想中好过一点。

似乎连说话都已经快做不到了,小贞张着嘴艰难地呼吸着,却还吃力地抬起手,试图掰开他的手指,表情无比地认真。

他仿佛突然失去了语言。

“鹤……先生……”

“嗯。”

哽咽到沉闷的声音听起来似乎不像是自己的。

“我喜……欢……温柔的……鹤先生……”

他看到小贞又露出了与往常无异的笑容,好像面临死亡的不是自己一般轻松,语气却是前所未有的诚恳。

“请你……不要……改变……”

“……”

他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也知道小贞看透了他的想法,可这一次他无法下这个保证。

他并不想撒谎。

“一……直以来……非常……感谢……”

“……傻小子,别抢我台词啊。”

小贞闻言又勾起了嘴角,笑意却随着目光渐渐散去。他伸出手抚摸小贞的头,为他擦掉脸上嘴边的血迹,静静地望着他慢慢陷入沉睡的脸,直到他终于停止了呼吸。

“晚安,好孩子。”

他俯下身亲吻了他冰冷的额头。

“如有来世,不要再遇到我这样麻烦的家伙了。”

 

那之后的事他还记得很清楚。他提着刀去找到了罪魁祸首,听着那面目狰狞的妖怪大喊着诸如就是受不了一个不妖不神的杂种作威作福之类的幼稚可笑的话,第一次选择了彻底释放自己妖性之中杀戮的本能,抱着明天再也不会到来的觉悟。

那一夜的嵯峨野血流成河,鹤丸的白衣完全被赤色浸染,以至于往后的数百年都少有妖怪再接近他,每当提到,也都像谈起了禁忌一般。

可他唯独忘了自己那时是如何停下来的。

他只记得那一夜的新月,甚是好看。也正是在那之后的记忆,充满了空缺。无论他再这么拼命回想,每一次得到的都只有钻心剜骨的疼痛,和另外一段空缺的记忆作为补偿。

就好比与三日月一起去岚山的夜晚,明明记得和他走在渡月桥上,再回过神来竟就在了水中,隐约感觉到唇上温柔的触碰,睁眼便见三日月呛了水,看他醒来却反而露出了宽慰的笑容。

他害怕那样的笑容,他甚至以为又要再经历一次失去。直到周围的人将三日月救走,他依然隐去身形跟了一路,看着他有些苍白的面色,仿佛连呼吸都变得艰难起来。

曾经有无数的妖怪说,鹤丸国永是会带来不幸的存在。他从来不去在意那些流言蜚语,每当这种时候却又忍不住会想起来。

三日月不会无缘无故落水,让他遭遇这样的危险的,毫无疑问是大言不惭说要保护他的自己。

但这也并不是他离开的原因。三日月对他的珍视十分坦率地写在了脸上,事到如今他也不会有什么离开才是保护之类的幼稚想法。他不是抓住过去不放的人,相反,他是不断追求新鲜刺激的性子。可是他想要线索,想要真相,想要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记忆的断层,更想弄清楚自己忘记的那个人究竟是谁。

明明忘却了,却还记得那个人对自己的重要性,仿佛连生命的边边角角都塞满了那个人的影子,失去他就仿佛失落了自己。尤其当他意识到自己对三日月涌现出了从未有过却又仿佛无比怀念的那种感情,没有什么来由地,他觉得如果不找到答案的话,他无法面对三日月,也无法面对自己的心。

太阳落了又升,他的翅膀也终于恢复如初,却没有了飞行的欲望。要往哪里去呢?记忆的末端停留在了数百年前,连沉睡的时间都来自自己躺下之前留在石上的信息,如今的归处,除了三日月的家,竟只剩下了那个毫无温度的树洞而已。

几百年,足以让一切都沧海桑田。

他漫无目的地走着,直到一个藏在巨石下的蓝白色的身影映入眼帘。看清面容的瞬间,他感到自己浑身的血液都仿佛凝固了。

“喂——小贞——再不出来午饭就免了啊——”

不远处传来不知是谁的声音,那孩子闻言赶紧一跃而起迎了上去,声音似是气恼得很。

“啊啊啊咪酱你又犯规!不准拿吃的威胁我!”

“你还说!是谁把番茄酱给我换成辣酱的?”被唤作咪酱的人故作生气地勒住他拿拳头敲了敲他的脑袋,眉眼间却是掩饰不住的宠溺。

“人生就是需要惊吓嘛,没有惊吓的人生和咸鱼有什么区别~”小贞的脸上满是恶作剧成功的得意,听到这话的鹤丸却再也难以平静。

“又来了,到底是跟谁学的这……”烛台切光忠忽然停下来疑惑地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一袭白衣的人,和小贞使了个眼色,对方却也困惑地眨了眨眼睛,“请问您是?”

原来不记得了啊……

鹤丸忽地笑起来:“抱歉抱歉,这孩子实在可爱,方才碰巧撞见,忍不住过来打个招呼。你好啊小家伙~”

说着他蹲下来摸了摸小贞的头,令人怀念的触感,往日种种仿佛还历历在目。他有很多问题想问,却没有哪一个能让他说服自己开口。

那时自己所许的愿望不就是如此么?何况还有比他更称职的保护者陪伴在小贞身边,小贞的笑容还一如曾经一般天真无邪,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只是没想到小贞竟然也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毫不胆怯地迎着他诧异的目光,笑得一脸灿烂:“虽然不认识先生,总觉得您好像有些消沉呢,要振作起来哦!”

“……啊。”鹤丸垂下了眼,明明只回答了一个字,语气中却溢满了温柔。

原来也有一些时候,是即便被珍视的人遗忘,即便感受到失落和寂寞,也会觉得幸福的。

这样就好吧……

这样就好。

 

一天一夜,三日月一直坐在玄关不远处望着门口,直到太阳东升西落,又一个夜幕悄然降临,月光再一次洒满了庭院,终于看到一个纯白的身影渐渐进入了视野。

他起身快步向他走去,慢慢地变成了奔跑,直到将他拥入怀里,贴着他同样冰冷的脸颊,感受到他的手攀上了自己的背,不再有一丝犹豫地回抱住了自己,带着可谓坚定的力度。

“我回来了。”

鹤丸的声音有些干涩。三日月轻抚着他的银发,笑得温和而满足。

“欢迎回来。”

【TBC】

 

我要你知道,这世界上有一个人是永远等着你的,不管是在什么时候,不管你是在什么地方,反正你知道,总有这样一个人。——张爱玲

评论 ( 6 )
热度 ( 7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