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藤梦樱
Powered by LOFTER

【三日鹤】忘れ咲き(六)

※抱歉做完视频之后每天沉迷MMD好像变成周更了(。)

※前文传送(一)(二)(三)(四)(五)

※终于要开始讲主线了←

※还是会努力让他们好好谈恋爱的w

※三日鹤是命运


【六】

十二月的嵯峨野依旧是层林尽染,五颜六色的光映得满山绚烂。竹林小径迎来了比往常多出好几倍的人流,原本恬静的氛围也被叽叽喳喳的交谈声掩盖了。想着圣诞节来这种地方无法享受静谧也是没办法的事,三日月看了看旁边的鹤丸,后者始终兴致盎然,他倒也不觉得可惜了。

拔地而起的竹林立于两侧,暖黄色的灯光给它们增添了几分温馨和神秘,三日月简直可以猜到,如若不是状况所迫,鹤丸早就迫不及待地飞到那竹林上头去俯瞰风光了。

“三日月,你说那个叫什么……灯?”

“LED灯,听说用了2500个呢。”

“2500个?!”鹤丸瞪大了眼睛重复了一遍,连前面那个不明所以的名词都忽略了,嘴里仿佛只剩下了“好厉害”的单曲循环。

夜晚的山风有些刺骨地寒冷,好在两人穿得都并不少。鹤丸的皮肤本来就异常地白,那被低温冻出来的两朵红晕便也更加显眼了。

三日月觉得那模样煞是可爱,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柔软的发丝在指尖游走,温柔的触感让人沉迷。

“头发都被你搞乱了啦三日月!”鹤丸嘴里嘟哝着,大概自己都觉得没底气,也没有采取什么阻止的措施,倒是把围巾往脸上拉了拉。

三日月瞬间觉得后羿射下来的太阳仿佛都落到了自己心里,一片透彻闪亮的光明还热得发烫,就差没爆炸了。

 

鹤丸对那些与多年前无异的建筑没有太大兴趣,他们便绕过了时雨殿直接到了渡月桥。古老的大桥人来人往,大桥底部的柱子上依旧是亮丽的灯光。月华如水,缺了一小块儿的月亮伴着绚烂的灯光映在湖面上,变得内敛而温柔。

走上桥头,鹤丸的神情越发恍惚了起来。身边依旧是熙熙攘攘人来人往,与刚才并无二致,此刻嘈杂的人声却在他脑中嗡嗡作响。面前的大桥在脑海中若隐若现,闪现的画面中却没有了那些华丽的灯光,只剩下皎洁的月色照得周遭有些发寒。耳畔仿佛有人在说着什么,却又时有时无,搅得他脑子发胀,一阵阵晕眩。

三日月隐隐觉得不妙,想伸手拉住他,鹤丸的右手却又好巧不巧地伸向了额头,只好作罢。

鹤丸止住了脚步,三日月也跟着停了下来。

“鹤丸,不舒服吗?”

“啊抱歉……稍微有点……头痛……”鹤丸说着甩了甩头,目光却还未清明。

“那……我们回去?”

鹤丸用力地眨了眨眼,答非所问:“这个地方……我好像……来过?”

前半句话还是肯定的语气,末尾却突然改为了上扬。

果然是因为记忆混乱的缘故么?

三日月用余光注意着人流,护着他靠到栏杆边上,鹤丸的眉头却越皱越紧,渐渐显露出了痛苦的神色,双手抱住了头。

“鹤丸?”三日月试图唤回他的注意力,抚上他的脸颊让他抬起下巴看向自己。当目光重新聚焦到三日月脸上时,鹤丸那原本还浑浊着的瞳孔瞬时盈满了焦急和哀切。

“三日月……三日月?!”

声音是寻到救命稻草一般的急切,手却像是不敢相信一样畏畏缩缩地伸向了三日月的脸。

三日月自觉是不该多问的时候,一把抓住他的手紧紧贴住自己的脸。鹤丸的体温相比人类的他总是偏低,手心还不比他被寒风吹了一夜的脸更温暖,他却好像丝毫不在意。

“嗯,我在。”似是要给他更多的实感一般,三日月倾身抵住他的额头,“鹤丸,我就在这里。”

鹤丸那有些急促的喘息拍在三日月的鼻尖上,近在咫尺的金瞳隔着呼吸的水雾一阵阵朦胧。三日月全神贯注地注视着它们,试图从那瞬息万变的情绪中解读出线索来。

怀念,疑惑,挣扎,坚定,喜悦,悲伤……如果要给这一切下个定义,他想那一定是“爱”。可他也清楚地知道,这份浓烈的爱并非真的属于自己,尽管他口口声声呼唤的好像的确是自己的名字。

失望?沮丧?嫉妒?他惊讶地发现所以为会有的情绪都没能占据上风,脑海中浮现的是被火光映出的鹤丸的泪痕和绝望而压抑的哭声,胸口沉闷得几乎难以呼吸,甚至忘了去思考其中的缘由。

“三日月,你放心,我不会放弃的。”鹤丸的拇指无比珍重地划过他的脸颊,他感到衣襟被鹤丸的另一只手越攥越紧,眼前的人似是在赌咒发誓,又似是在祈求一般,“我绝不会让你就这样消失,所以你……”

记忆的侵蚀再次排山倒海地袭来,鹤丸猛地抽回手蹲下身抱住了头,发出了几声难耐的低吼。三日月赶紧扶住他,隐隐约约听见他仿佛在对自己说着:“不……三日月已经……三日月是……”

鹤丸的目光再次迷离了起来,转头看向了桥下的湖水。微风在湖面漾起一圈圈涟漪,水中的月亮也跟着晃动破碎。他扬起脸,十六的望月映在他眼中竟渐渐被新月所代替。他又听到有人在他耳边说着什么,无比温柔,带着歉意,又满怀着感激,声音渐行渐远。他忽然不顾一切地跳上了栏杆,洁白无瑕却还有所残缺的羽翼从背后忽地伸展开来,他仿佛要抓住那天边的月亮一般急切地伸出了手。

在他坠落之前,三日月从栏杆上一跃而起将他护在怀里迅速地捂住了鼻口。耳边传来入水的冲击声,人群的惊呼连同安保人员的哨声被隔绝在了水面之外。怀里的鹤丸意料之中地失去了意识,三日月努力地试着蹬了蹬腿,然而无情的现实战胜了他的侥幸心理。

他并不会游泳。

好在小时候为了躲避妖怪的追杀他没少练过憋气,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游刃有余,鹤丸的状况却让他不得不担忧。无论三日月再怎么努力也无法阻止四面八方的水流进他的嘴里。尽管这水域并不宽想必很快就会有人来救援,这样下去也不一定能撑到那个时候。

如果可以的话,真不想第一次与心爱之人接吻是以这样的形式。

湖水本已寒冷刺骨,冬季的衣物进了水堪比秤砣般沉重,三日月有些费力地将鹤丸的脸转过来面对自己,望着他那张美好的脸犹豫了片刻,吻住了他的唇,将仅剩的空气渡给了他。

鹤丸的嘴唇正如想象中一般柔软呢。

内心发出了一声不合时宜的感慨,三日月憋不住地呛了几口,湖水再无遮拦地闯进他的嘴里,捂着鹤丸的那只手也渐渐没有了力气。恍惚中似乎听到了救援人员的呼喊声,手臂上忽然传来了力度,努力地睁开了半只眼,仿佛看到了鹤丸瞪大的眼睛和惊慌的脸。

他看到他的嘴型在说:“三日月。”

他竟然感到了一丝高兴。

至少他此时呼唤着的,为之焦急的,的的确确是自己。

【TBC】


※并没有调查过大堰川的水深和渡月桥栏杆的高度,如有出入,全是架空(x)

※渡月桥长这样

※竹林小径长这样


评论 ( 11 )
热度 ( 7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