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藤梦樱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爷鹤和“死亡”的一点思考

大半夜思考自杀的时候写的东西,lof备份。翻了翻wb下半年吹他俩的频率真的有点低啊(。CPtag避雷,最后涉及了一点。

----------------------------------------------------------------------------------------------

我觉得鹤丸和三日月都是让人不再那么惧怕死亡的存在。三日月他没尘世什么执着,自然也能理解选择离开的人并且温柔包容,若是有个想要自杀的人站在他面前说我想走了,他或许会说闭眼一笑说这样啊,虽说我觉得这尘世也挺美,或许可以同你分享一下,但你若是无意,便去吧,我会看着你离开,祝你前路顺遂。可能他会珍惜伙伴,也可以对万事万物怀有悲悯,但是他的悲悯是有条件的,只会加诸于他认为值得的人事物,而那中间恐怕并不包括他自己。所以他从来不害怕死亡降临在自己身上,大概也完全能理解这种个人选择。

鹤丸的话,归根结底恐怕也相当无欲无求,只是很善于寻找乃至创造活着的乐趣。对于他来说活着或许是一件很开心但并不那么自然的事情,所以他追求惊吓,追求活着的实感,因为“活着”这件事对他来说并不是自然发生,而是“感觉到”的事情。他自身的存在就好像是一座桥梁,连接着阴阳两界,加上一度进过坟墓的经历,生死的界限更加不那么清晰,就好像他整个人散发的儚い的气质一样,自由到飘渺,纯洁到梦幻,强大坚定却永远看似易碎,伸出手也不一定抓得住,去留都不会太让人意外,大概也所以更激发了人得到他的欲望。他与其说是有对尘世的执着,不如说是有着太多的热情,不管是对于知道的还是不知道的事物。这热情表现在他永无止境的好奇心,表现在他无尽的温柔和善解人意,也表现在他投身战场时的高度兴奋。这种种热情并不会让他害怕死亡,反而可能正是为了消解原本存在过的对死亡的恐惧——活着的时候时时都在尽情挥洒,所以无论何时死去都能笑着对自己说,这一世我好好活过。也很超脱了,但是超脱的程度还是不及三日月,三日月是彻彻底底的神明,他则更有血有肉一点,只是懂得消解多余的人间性。如果碰到想自杀的人,大概会兴趣盎然地想跟对方聊聊,或许话语之间就让人回心转意,事后还会时不时去问候一下逗对方开心,若是遇到心意已决的人,大概会拍拍对方的头笑着说,我也去黄泉走过一遭,那里并不那么糟糕,所以不用那么害怕,离开之前再笑一个吧,那样的话就会有另一个我在下面接住你哦。

深入剖析的话,在我的认知里,这两个人看起来一个比一个完美无缺,其实都有一定程度的自毁倾向。所以有的暗黑设定,尤其是现pa之类的情况下,在我看来只是挖出了他们的另一种可能性罢了,一旦缺少作为付丧神的千年阅历和守序责任感的压制,概率不会完全为零。但是与自毁倾向并存且更耀眼的,是他们过于神性的本质,那让他们以最温和的目光看待众生,以最平和的态度面对死亡。

——当然,前提是他们并没有爱上对方,否则即便没有“老迈昏头”,也依然会“眷恋这具被你爱过的躯壳”吧。

评论 ( 5 )
热度 ( 17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