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藤梦樱
Powered by LOFTER

2017微博吹爷鹤合集

※同上篇吹鹤合集,存档用

※是我心目中的爷鹤,请不要因为理解不同来跟我较真


一个人的三日月宗近是可以撑着走下去的,但拥有鹤丸国永的三日月宗近是可以真心笑着走下去的。


8月23日 20:53

我对鹤丸虽然不是一见钟情,但是也是突然之间爱上的,也根本没想过会到如今的地步。爷鹤就更好玩了,以前也说过,一张图,就我头图这张,尤其还是在我首页刷满别家CP甚至我也打算站别家CP之后突然掉坑,哪怕不是命运,也是缘分是直觉吧。我还开过玩笑说感觉自己像个神婆,我的直觉真的很少骗我。就那么草率几乎是看脸萌上的一对CP,如今看来若是论契合度,即便是在我萌过的所有CP里面也能名列前茅。

我以前说过如果不是双担我都不自称自己是CP粉的,连新兰我也自认不是党员,因为我对新一的爱远远远远地超过了兰。上一次说自己是CP粉还是火黑,爷鹤也是难得的能让我挺胸抬头说自己是双担的了。虽然我显然是个鹤厨,平常也基本都刷鹤,可我是为了三日月入坑的,他的长相也好气质也好就连颜色也好,种种种种都是我心目中最理想的样子,所以今天吹吹三日月好了。


大概因为刀剑的特殊性吧,大家都有自己的本丸,爷鹤的关系刻画每个太太都不甚相同。大家都知道我喜欢キツヲ,因为我喜欢那种深沉克制的成人恋爱。不过其实原作里面,比如花丸,两人也许更キツヲ和犬妈的中和,没想那么多,也没想那么少。

爷的历史梗不多,最初给我影响的就是不叮的归宿。每次看他的历史的时候就在想,千年的时光,大多数时间他却只是个旁观者。外面的世界轰轰烈烈,对他来说却仿佛是无声无息地流过。这样漫长的寂寞之后,他会期待触碰,期待新奇,但他始终仍是天下五剑,仍是天下最美,仍是平安老刀,能做到不仰望他不害怕他与他并肩而立甚至与他一起疯闹的,真的没有那么多。

这就是为什么舍不得把鹤鹤从他身边夺走。鹤骨子里与他非常相似,能理解他,不怕他,对他恶作剧给他惊喜,让他感受到乐趣感受到活着,跟他一起偷酒喝茶聊天玩闹,所以同人文里一看到曾经拥有过鹤鹤的爷会比看两人毫无交集更加难受。已经见过了最美的太阳,又要怎么接受失去了光芒的世界。可只要不是作者私心,爷也一定不会就这么去死。有形之物终会消散,他会等待自己的命数到来时优雅地悄然离去。作为审神者的战刀,作为大多数刀的前辈,作为本丸的顶梁柱之一,兀自赴死未免太过失职。这是内里认真可靠的爷做不出来的事情。他太强大了,也太坚强了。这样的人往往让我落泪,因为他不会哭,所以我替他哭。

 

女神笔下的爷,那就更加心疼了,真的太心疼太心疼了。在女神这里,五条的身份对鹤来说是缘也是枷锁。鹤鹤对爷虽然常常无所顾忌,但因为自小的那份憧憬总有隐隐的不安,觉得爷是云上之人,觉得他那么好那么好自己怎么配得上,可是也无法容忍他被别人夺走。好在他会跟爷说出来,比如在这世间的某处那本的战场告白。不安也好痛苦也罢,说出来总归能消解一些。爷也实在是相当成熟,总能用他的方式安慰鹤,比如不动声色地砍掉冲着鹤瞎比比动摇他的溯行军,顺带两句话就开导了他的心结。

鹤很厉害了,但是在爷面前还是欠缺一点老练,做不到他这么得心应手。更何况爷不一样,爷不说,哪怕鹤其实是明白的,也没办法去安慰。可以他的性格,他真正消沉的时候真的什么也不会说,所以才有鹤看他一言不发只是任他靠着的那个条漫。更何况爷内心真正的不安,也许鹤并不知道。对着咪酱说出那句“每天如此”的时候,他想到的是鹤的背影——他每次想到鹤几乎都是这样的背影,不论回不回头,总是笑得天真烂漫,白纸一般纯洁。在他心里鹤早已不是孩子了,可有着孩子般的心性,让他忍不住想捧在手心里。而在鹤的纯粹面前,他总是自认肮脏,总是说想要玷污他这样的话。他把自己的温柔叫做愚昧,却也希望自己的愚昧能为鹤的世界添上一丝色彩。他说自己每天都快被自己的心杀死,却也总不能容忍那个罪魁祸首离他太远。非要说起来的话,爷也是那个为爱卑微到到尘土里的人,尘土里开出来的花朴素无味,却早已漫山遍野。

 

爷的存在,光是存在,对于鹤鹤来说想必都是刃生中最大的惊喜之一了吧。怎么还会有人那么淡定,不管怎么吓他都面色如常?于是惊吓爷渐渐变成最大的目标,直到连本意都忘记,回过神来已经爱上了这种梗,不仅同人里用了,刀舞也用了一半。因为不走寻常路,爷总是能轻轻松松反吓到鹤。哪怕之前根本不认识,鹤对这样的人也是一定会感兴趣的。

然后一旦他明白爷的冷静中意味着的那些难耐的岁月,明白他为何尽管究极my pace却连自己受伤碎刀都能一笑而过,明白他看似对世界充满好奇其实并没有太多牵挂留恋,鹤鹤就没办法再放下他不管了。

他会想把这世间的所有美好都捧到他眼前,或者自己来成为他的留恋,尽管其实他自己也缺乏这些实感。

所以在我看来,爷鹤两人不仅是年龄接近,步调一致,相似又互补,更是一种能够并肩而立又能够互相救赎,因为彼此世界才显得绚烂多彩。就像「来し方行く末のおり」里反反复复说的那句,不仅是鹤对爷,爷对鹤来说也同样是——「最爱的你,天降的恩宠,无双的伴侣」。


10月13日 23:55

每次点开鹤的主题曲,不管是近侍曲还是火鸡给他的主题,总是在提醒我,他是铮铮战刀,让我想起他面对敌人燃起杀意时凌厉的眼神和笑容。 
战场以外的他常常也是笑着的,爽朗的笑也好,无奈的笑也好,温柔的笑也好,在有人能看见他的地方,他几乎都是勾起嘴角的,眼里或是盛满银河,或是似水温柔。常常还会想起刀舞2小夜说伊达组的那些话,他们四个不管性格开朗与否,总是乐观积极的样子,从不被过去绊住手脚,让人心生敬佩。 
鹤往往让我想到的就是“宽恕”二字,不仅仅是说他的过去,他对于周围,对于人类,对于这个世界都是这样的态度。因为宽恕,他很少表现什么负面情绪,仿佛成为人类依然没有给他任何类似悲伤愤怒的人之常情;因为宽恕,他对于过去现在将来的一切都没有任何怨恨,比谁都更坚定地为了人类,为了他众多主人中也许最不起眼的我们在战场上拼命。这就是他的生存态度吧,从内心来讲,他是当之无愧的神明了,无法想象到底有什么能真正动摇他,也不想去想这千年是如何走过,才把他打磨成如今的模样。 
他性格豁达却并不无谓多言,哪怕别人针对他也能自然化解。在保护大家的时候,会觉得他在乎得很多,在谈起过去的时候,又觉得他仿佛在乎得很少。很多人,很多事,都在他心里留下了痕迹,一笔一划刻成了他现在的样子。可是他封藏得那么完美,大大咧咧看似好懂,又总觉得并未真正敞开过心扉。所以看到别的CV这样评价看不透他的时候,真的一点也不惊讶。 
就像之前看到的一本特别喜欢的sample里小贞说的那样,政宗对于他们来说是绝对重要的主人,可是对鹤先生来说不过是众多主人中的一个,尽管他们将彼此看做最最珍惜的家人,他们与鹤之间终归还是有无法填补的距离,即便是离得最近的他们也并不能真正理解他。所以常常会想,爷是孤独的,鹤也是孤独的,尽管他们都有家人朋友,都有现任的主人充实的生活,寂寞的时候,也终归还是会寂寞的吧。这样寂寞的他们,能有彼此陪在身边,真是太好了。 


10月15日 01:36

爷鹤真是我萌过的cp里面最神奇的一对了……可爱的时候两个人都萌到打滚,帅起来的时候屏幕都要炸了,搞起事来一个比一个出人意料,坐在一起又是一幅岁月静好。他们都温柔平和,身边总是围绕着伙伴,却又强大孤独,藏着不为人知的落寞。他们离了谁都可以活,但是有了彼此能活得更好。不同的性格,相同的行动模式,表面互补,本质却又相似。甜起来齁得要死,虐起来又痛彻心扉。犬妈笔下他们恩爱又蠢萌,女神笔下他们深情而隐忍,🌸⭕里面可爱又默契,🦃里面帅气而老练,每一种都不尽相同,然而每一种都没有违和的感觉。他们不是没有固定的相处模式,但也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可能性。只不过两人都走过了太长的岁月太过冷静克制,平凡的烦恼很难真正动摇他们,一虐起来往往就是生离死别……


【翻过的那一点点文也放上来吧,因为是无授权可能会删】

3月20日 19:58 (文名「来し方行く末のおり」)

唉这文看得巨慢,然而每次看都哭……

其他刀都伤得不轻,鹤丸队长断后,三日月他们拼命找他在的时间地点然而抵达的时候还是晚了,鹤丸跟敌方大将同归于尽,咖喱默不作声地跟三日月一起捡他的碎片……后来三日月发现了一个录音机和鹤丸的信,赶紧去找审神者教他用,小心翼翼地按开,里面居然全是鹤丸玩儿录音机又不知道说啥好的时候对他说的话……

第一次留言是回忆他们相见的时候,第二次是鹤丸对三日月的各种惊吓,今天就看到这里——

“难得变成了人类的样子,你却还是总还是像被安置在刀架上时一样老老实实地坐着,当时觉得这家伙真是无聊啊,这样下去不行啊,这家伙又会就这样睡过去的吧。这个想法,就是决定惊吓你的理由了。不然我才不会干这种蠢事的噢?既然作为人显现出来,不做点人类才能做到的事情多可惜啊。等到战斗结束之日一定又会变回去吧,在那之前想要都去尝试一遍。可是你看起来完全没有这种想法。”

然后说到试着在三日月不注意的时候拍吹胀的纸袋,结果声音把自己都吓到了,陆奥还以为是敌袭都冲出去了三日月都没反应。“最关键的你居然还是面不改色,一瞬也没有,到底是有着怎样的心脏啊……我所追求的惊吓,从那时候开始就有些改变了。”

“这么一想,对你尝试的招数几乎是全败,到底怎么回事啦……嘛你的处变不惊确实很可靠,对你来说最大的惊吓就是……啊,是惊喜,吧。该怎么说呢,相当单纯啊。因为你啊,要是觉得开心或愉悦就会特别直率地表现在脸上。比如看到把笔变成花啊馒头突然多冒出来一个之类的把戏,就会很普通地高兴起来。虽然跟最初的计划不太一样,嘛,只要能让你感到惊讶就好啦。这就是所谓的结果all right了吧……话说回来这个all right也是个谜啊……往来(谐音)里面有什么东西吗……啊,不行,停止跑题。唔……对了,让我开始变得老是想吓你就是那个时候了。下次要给你怎样的惊吓呢?一天到晚都在思考这个问题。就在那时候,在远征的地方发现了花田,因为跟短刀的孩子们在一起就难得地请教了一下,跟大家一起做了花冠,是乱教我的。然后……就这样带回了本丸,忽然扔到了你头上,你非常惊讶的样子,差点从桥上掉进池子里……你,好像没少掉下去吧?那次未遂也就算啦……对,没掉下去,但是你看到池子里映出来的自己,发现自己头上的花冠的时候,你……哈哈(小声)……笑得就像个孩子一样,说第一次收到花冠,开心的不得了呢。什么呀你,原来会露出那种表情的啊,我也笑起来了……大概那就是契机了,想要看到你开心的样子,不是平常那样一本正经,更加像这样……想让你就这样,发自真心地笑出来。不过回头想想,那时候还真是给你奉上了不少东西呢,明明你又不是辉夜姬……噢,这风真不错。”

“因为是你,所以肯定在房间里听着这风声吧?从房间里出来啦,哪怕只到中庭也好。我现在,就是在你房间前面录的这一段哦。”

然后三日月就开门抱着录音机走出去了,夜幕将至的时候,谁也不在。录音机里的鹤丸都猜到他会出来了,说他录音的时候是晚秋,从三日月的房间看红叶非常美。“现在听着录音的你……又处在怎样的季节呢?”又自嘲自己这样自言自语从过去给三日月打来电话真是有趣。

三日月就想起以前像这样眺望庭院的时候总会不自觉期待鹤丸突然从哪里冒出来吓他,如今却再也不会有人忽然哇地一声跳出来问他在做些什么了……

「形あるものはいつか壊れる。それが今日になっただけのことだ。分かっていたはずなのに、なぜこんなにも、空いのか。(有形之物终会毁坏,不过刚好是今日罢了。明明是知晓的道理,却又为何怅然若失呢)

なあ、鶴丸国永。お前がいないだけで俺は、どうも呼吸の仕方さえ忘れてしまうようだぞ。(呐,鹤丸国永。仅仅因为你不在,我便仿佛连呼吸的方法都忘却了)

そう声をかけても、二度と応えはないのだけれど。(可即便如此呼唤你,也不会再有回应了)」

这一段看多少遍都好想哭…… 


意外地少……可能还有漏的吧_(:з」∠)_

不管今年还会不会有更新,明年也请多指教❤

评论 ( 15 )
热度 ( 21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