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藤梦樱
Powered by LOFTER

【三日鹤】Myosotis Sylvatica(10)【完结】

※标题是勿忘我的学名,灵感其实来自中岛美嘉的Forget me not,只取了名字并不是BGM。勿忘我的花语是永恒的爱,不变的心,永远的回忆;寓意为“请不要忘记我真诚的爱”或“请想念我,希望一切还不晚,我会再次归来给你幸福”,看完的自会懂得。

※藤森复制品梗,脑洞出处看这里

※前文戳 1~3  4~5  6~7  8 9

※本丸设定,捏造历史,私设如山,脑洞大无边,请注意避雷

※三日鹤是命运


【十】

久违的月下对酌,鹤丸却难得地兴致不高,只顾着喝闷酒也不怎么说话。三日月有意地控制着酒量观察着鹤丸的举动,随时准备在他喝到神志不清之前强行把他抱回屋里。

要说是平时的话,三日月绝对不会允许鹤丸刚手入完就来喝酒的,然而他家审神者看到鹤丸满身的伤就吓得花容失色,不仅立马手入还给了加速札,导致不知反省的某人更加没了实感,立马就想为所欲为了。考虑到他这次的郁闷大概也确实难以消解,三日月便也默许了。

——何况鹤丸的醉相其实很可爱的。

就像现在这样,眼神迷蒙,两颊绯红,偶尔一个人念念有词的也不知说着些什么,时不时还打个酒嗝,唯一不同的就是没有像平常一样情欲熏心蛇一般缠在三日月身上了。

“话说回来,一期那家伙这次真是吓到我了。”

鹤丸歪着头枕在三日月肩上,终于又开启了一个话题。

他们回来之后,鹤丸坚持要一期等他手入完一起向审神者汇报。三日月极其自然地也跟着一起去了,于是变成了三刀一人的汇报大会。令鹤丸没有想到的是,一期上来就把狐之助给卖了,搞得他当时就一个没忍住笑出声来。

狐狸啊狐狸,要论老奸巨猾,比起这堆活了千百年的刀,你还是嫩了点儿。

一期看了一眼哈哈大笑的鹤丸不紧不慢地解释说“在下也是为了本丸的未来着想”,倒还有理得很。

这替他打开了尘封已久的御物时期的记忆,一想起那个在牌桌上把自家大前辈鬼丸怼到扔麻将还满面春风的读作阴险写作腹黑的一期一振,鹤丸很快接受了这个设定。而气到拍桌子的审神者过后当即找来那只狐之助,麻溜地格式化扔回给了时之政府,也是相当雷厉风行了。

三日月哈哈哈地笑着,揉了揉鹤丸的脑袋没接话。

鹤丸便又自顾自地开了话茬儿:“不过你跟审神者说的那事儿,不是真的吧?”

毕竟三日月这个人,真话假话说起来都一样面不改色,让人压根儿看不明白。

审神者对他们这次的行动并没有异议,不如说还表达出了赞赏的意思。然而毕竟是违规操作,也不知是不是为了宽慰审神者,三日月说把那匣子送到“三日月”手上才是真正还原了历史,因为原本的“鹤丸”在被烧毁的前一刻用尽自己所有灵力驱动了一台本应用电力发动的离子传送器,把那个盒子送到了远在东京博物馆的自己手中,由他带给了“三日月”。

这故事怎么听怎么玄乎,审神者竟也信了,肉眼可见地松了一口气。

鹤丸仰起头望着三日月,三日月却笑道:“是真的,鹤若是不信,我正好有东西想给你看。”

鹤丸霎时清醒了一半,任由三日月牵起自己往他那间大大的屋子里走去,最终走到一个壁橱面前。他记得这是三日月明令禁止所有人靠近的区域,自己也曾好奇问过,但三日月只说不能看,他便也不看了。

三日月打开壁橱,里面有几个抽屉。三日月拉开其中一个,取出一个雅致的小箱子放在地上,打开的瞬间鹤丸便愣住了——是那个新月形的匣子。

三日月垂着眼眸,缓缓地抚摸着匣子的外壳。

“其实这个匣子,本是我赠予影打的。对于影打来说,或许这便是他最珍重之物了,所以他把它留给了最珍爱之人,我是欢喜的。”

“难道……那小子真的……?”

在烈火焚身之时还想尽办法拼劲全力把最后的愿望托付给三日月,鹤丸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感叹那孩子的勇敢和深情了。

三日月点了点头:“我也确实地完成了他的托付,把匣子送到了影打手上。但是鹤,你也知道次年东京便遭遇了空袭。联军虽然为此做了准备,但还是有局部地区遭到了破坏。提前得到消息的都是政府和皇家,平民是不知情的。在东博藏品撤离之前我赶去见了影打,他又把这个匣子寄放在了我这里,说如果他能挺过这一劫,再由我归还于他。”

鹤丸蹲下身来跟三日月靠在一起默默等着后续,尽管他已经猜到结局了。

“再回来的时候,我只找到了他的遗骸。”

三日月说着打开了匣子,在一堆金灿灿的千纸鹤中间有一小块乌黑的焦铁,毫无疑问,那便是“三日月”了。而后他从刀鞘里取出另一个碎片,还是干净明亮的样子,和匣子里的焦铁放在了一起。

“这是那小子吧?”鹤丸伸出手抚摸了它们,心中又是一阵苦涩,“抱歉啊,让你们久等了。”

如果还有什么来世,生在普通人家谈场普通的恋爱吧。毕竟刀剑的恋爱往往是身不由己,且难得善终的。

“三日月。”兴许是喝了酒的缘故,鹤丸的声音有些沙哑,偏过头去蹭了蹭三日月的嘴唇,半天没再说话。

过去的千余年,即便是他们亦是聚少离多。如今这本丸的日子看似和美,又还能持续多久呢?他们自认都是活下当下不管昨日和明天的性子,今日却也难得地惆怅了起来。

“我想一直跟你在一起。”

“我知道。”三日月揽住他的腰贴着他发烫的脸,在他耳边轻声道,“我也一样。”

“真让人火大啊……”鹤丸笑道,“虽然的确难过了,但你把一切都告诉了我这件事,还是让我忍不住开心。”

三日月轻轻“嗯”了一声。

“有时候真搞不懂你,有时候又好像很懂。有时候觉得你讨厌透顶,过后又觉得都是骗人的。三日月,你真是个烦人的家伙。”

“但是有一点,我现在可以确定。”

鹤丸转过身来望着他,金色的双瞳里盛着满溢的爱恋,一字一句认真地说:

“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爱你。”

三日月笑起来,抬起他的下巴吻了下去。

他们知道,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无论人间天堂还是黄泉碧落,他们都会是因在彼此心底最深处的那个人。

盈满月色的匣子里,银白色的碎片闪着温柔的光,光芒笼罩着身畔焦黑的铁块。一旁的千纸鹤金白交错,仿佛还在低声诉说:

“唯有你,请一定不要忘记我。”

【THE END】


请戳BGM……好像应该说ED了23333→ 「きみのうた」 

晚安 我最亮的星 

我不会说请实现我的心愿 因为我一直静静守望着你

闭上眼的话 你一直包裹着淹没在泪水中的我 逗我笑呢

“哭什么呢”“没事的喔”“你是我的宝物喔” 现在也听得见

好想见你 好想见你 心中涌动着苦痛

回答什么的 我不需要 只希望你听见

不是“再见”什么的 是笑着的谢谢

在记忆中 一定能在某处远方的天空 再次相遇

就像那天 在梦中永不枯萎的花一样


后记:

终于写完了!本来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脑洞,没想到完稿已经过了两万八千字,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复制爷鹤这对我当然是心疼的,心疼到好几次听着歌敲键盘敲出了眼泪_(:зゝ∠)_虽然在故事的设定里他们的身份就注定了悲剧的结果,但比起悲伤,更希望传达的是他们每一个人面对这场无可挽回的悲剧时所表现出来的坚强与温柔。以及……他俩其实是睡了的只是我没写太明显。

不得不说,原本对藤森的举动还有些抵触的我通过这篇文也彻底完成了自我开解,明年大概会跑去看他了23333希望对曾有类似心情的大家也能有同样的功效吧w

解释几点,首先复制鹤和影打爷虽然行为相比爷鹤要幼稚很多,但是不是幼儿形态。模样跟爷鹤一样,只是因为阅历不同所以气质差别很大,一眼就能分出来那种。尤其复制鹤,少年样少年气,说他像个不良少年一点也不为过w另外我的设定里,他们的声音跟爷鹤也不一样的,是标准的少年音~

关于复制鹤的结局,他选择这个方式死去还有两个理由,一个是在火中慢慢死去太过痛苦,他毕竟还是个孩子,内心是害怕的……另一个是觉得鹤丸他们太温柔了,让他们扔下自己太残忍,不如自己主动一点。这孩子内心真的很温柔的QWQ只是因为没有安全感还很自卑所以带刺而已,要是能早点遇到鹤丸就好了……总的来说我其实很喜欢这个死傲娇!脑补一下如果复制鹤和影打真打都到了本丸,可以跟被被凑一桌打麻将了www然后聊天的时候,影打真打发表对三日月的尊敬与爱,复制鹤发表对鹤丸的怨念与恨,被被发表对本科的……不我觉得他会选择沉默hhhhhhhh

关于他们作为刀灵的移动范围,我的想法是资历越深的移动范围可以越广,所以每次都是三日月去找影打,因为他的活动范围广得多,跟鹤丸见面少只是因为皇家管得太严还行踪莫测(x)

然后一期吧,虽然他好像都很老实的样子,但是大概是受刀舞影响,在我心里他就是个腹黑……w我喜欢腹黑的一期!(盖章)

至于伊达组,在我心目中都是满满的LOVELOVE了,鹤丸是伊达的一份子真的是太好了嘤嘤嘤……

最后关于复制鹤和影打爷的设定,因为是照着爷鹤打造的,我就擅自认为他们其实本质一致了,只是爷鹤经历的风霜磨平了他们的棱角_(:зゝ∠)_以前也说过这个话题,没有谁是生下来就那么成熟的吧?他们如今这样都是岁月的积淀,所以刚刚出生的他们、少不更事的他们又是什么样子呢?是不是也曾痛苦挣扎流过眼泪呢?因为是这样的想法,所以没有给复制爷鹤那么超乎世外的设定。另外我觉得虽然从出生来看没有什么亲缘关系,但是爷鹤与自己的复制品之间都是存在某种深层的羁绊的,就那种……看到曾经的自己那种感觉?所以鹤丸对于长歪了的复制鹤是满满的痛心啊wwwww

最后的最后,感谢 @BB子  @尹令  @蓝亭夜惜  @颜色  @璐草  @青铜扇子  @月永  @条条瑶瑶  @夢見草(这位同学我艾特不到你orz) 的用心评论~尤其前几位每次都会出现,真的超感谢www说实话对于效率论的我来说写文真的是一件高投入低回报的事情(捂脸)各位的支持是在下码到最后的动力~

感谢阅读至此。

P.S.友情提醒——最后是拉灯(ntm)

评论 ( 31 )
热度 ( 13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