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藤梦樱
Powered by LOFTER

【三日鹤】Myosotis Sylvatica(6~7)

※藤森复制品梗,脑洞出处看这里

※前文戳 1~3 4~5

※本丸设定,捏造历史,私设如山,脑洞大无边,请注意避雷

※本章高虐预警,BGM点我

※一直忘了说,2300粉感谢w虽然每次一发东西就觉得是错觉

※也该再说一遍了,标题是勿忘我

※三日鹤是命运


【六】

“对不起咪酱,都是我不好……”

太鼓钟想用袖子替鹤丸擦掉脸上的血,拭过的地方却仍是留下了一道道暗红,眼泪在眶里咕噜噜打转儿。

“当时的情况也是迫不得已,不是小贞的错。”烛台切小心翼翼地给鹤丸包扎着,抽出空来摸了摸太鼓钟的头,“狐之助也说鹤先生是太累了,还没有到重伤的程度,别太自责了。”

“敌人那么多……我还留他一个人在那里……鹤桑明明受了伤……鹤桑……之前受伤也是因为保护我……”

想到下午的情形终于还是没忍住,太鼓钟抬手抹了抹不争气的眼泪,脑袋上突然又有了重量。

“贞小子……”

抬眼便撞见鹤丸温柔的目光,太鼓钟喜出望外:“鹤桑!”

“哭什么嘛……”鹤丸强打起精神,却仍是笑得疲惫,“我还没死呢……”

“鹤桑!不好笑!”

“哈哈哈……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敌军的增援到了,不过数量不多,三日月先生和一期先生正在清理。”烛台切叹了口气,“鹤先生别太操心了,三日月先生也是在为您争取时间,您就当领个情,再休息一下吧。”

“他俩不也是夜战睁眼瞎吗?贞小子不过去帮忙?”

太鼓钟摇了摇头:“三日月桑说敌军多半是在声东击西,需要侦查高的我留在这边。”

鹤丸闻言思忖了片刻,四处张望了一下,才见“鹤丸”一直坐在离他一米远的地方呆看着什么。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毫不意外地捕捉到了三日月的身影。

“小鬼,那可是我的人哦~”

鹤丸调皮地眨了眨眼,对方也意料之中地几乎跳起来反驳道:“谁谁谁谁跟你抢了?!”

“冷静冷静~”鹤丸实在忍不住乐,“既然你不是喜欢他,那让我猜猜……你喜欢的人跟他长得很像?”

“我我我为什么要回答你?!”

看来是真的了。

烛台切和太鼓钟看着“鹤丸”瞬间红起来的脸,听着自家老大更加豪放的笑声,不由得感叹小白菜跟老司机到底是差别太大了。

“鹤先生……”

“啊啊,我知道了。”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鹤丸还是做了几个深呼吸平静了一下,勉强撑起身,看到就差没把自己裹成木乃伊的绷带又笑了,“辛苦你们啦。”

“抱歉,药研君没有来,只能由我做点简单的处理……”

“这不是挺好的嘛~”

鹤丸用手指蹭了蹭翘起来的绷带头,借着烛台切的力站了起来。不仅满身绷带还衣衫褴褛一身血痕,也是少有的惨烈了。

“鹤丸”默默地看着,想起太鼓钟说他身上早就带了伤。明明都还没气过,竟有些后悔之前那么整他了。

想什么呢?!

意识到自己的潜意识干了些什么之后“鹤丸”狠狠地甩了甩脑袋。再回过神来,那三人已又摆出一副警戒的姿态了。

“鹤桑,咪酱。”

“多少?”

“恐怕……有二十?三十?……等等……”太鼓钟顿了顿,“有五十也说不定。”

“喂喂,溯行军今儿是打算把老巢都搬来吗?”

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立刻背对彼此把“鹤丸”围在了中间。

“鹤先生可别太逞强啊……”

“哟,光忠小子是在小看我吗?”

“鹤桑你悠着点儿,不然我们首先会被三日月桑打死的……”

鹤丸闻言又哈哈地笑起来。

被他们围在中间仿佛听相声的“鹤丸”虽然有点不明状况,不过看他们举动多少也猜到了几分。

三日月说过,敌军是冲他来的。

……所以这算什么?那个鹤丸,竟然在保护他?

他不知道所谓铮铮战刀究竟是如何,也不知道驰骋沙场是什么滋味儿,但他知道,他现在感受到的东西,叫做耻辱,于是他板着脸在鹤丸和太鼓钟中间拨出了一个空隙站过去,二话没说拔出了那把从未真正出过鞘的“鹤丸”。

身旁的三人都一脸不明觉厉。

“你……知道怎么战斗吗?”

鹤丸用尽了全力让自己这句话听起来不那么失礼。

“不知道。”

倒是回答得斩钉截铁。

“你是生下来就会吗?”

“只是战斗的话……好像是的……”

“那我也会。”

“别闹别扭啊……”

“不是闹别扭!”他倒像是生气了,“我是鹤丸国永的复制品里最优秀的一把!如果鹤丸国永生来便是战刀,那我也是!”

旁边的三人沉默了几秒,不约而同地怀疑起了自己的耳朵。

“糟了鹤先生……我好像出现幻听了……”

“鹤桑我也……”

“我觉得我还没睡醒……”

“是我在说话!”

鹤丸拼命忍着笑。

“我记得有人讨厌我来着。”

“我最讨厌你了!”

这下连太鼓钟都在拼命忍笑了。

“贞小子,还记得我跟你说过一句话吗?”

“啥?”

“有时候口中所说并非心中所想~”

“那是你跟大和守他们说的。”

“诶是这样吗?”

“是的呢。”烛台切笑道,“跟加州聊天的时候他跟我们讲的。”

“哎呀人老了记性不好,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又被迫听起了相声的“鹤丸”加大了分贝狂刷起存在感:“我果然最讨厌你了!”

“好好好~”

被讨厌的人满脸笑意,就差没哼起小曲儿了。

 

烛台切和太鼓钟因为担心鹤丸的身体,几乎是寸步不离地守在他身边。“鹤丸”的表现出乎了所有人意料。不知道是不是继承了鹤丸良好的战斗基因,虽然做不到鹤丸平常那样砍敌如切菜,至少没让他们多费多少心思。

斩杀敌人的手法已经越发熟练,连他觉得自己已经开始懂得战斗的快感了——作为一把刀的临死体验,倒也不算太坏。

尽管如此,鹤丸还是时时注意着他的状况,偶尔还会发出指令。也许是出于战场上的分寸,虽然嘴里还会嘟哝“你不要来命令我”之类的话,行动上还是都乖乖听从了。

由于溯行军的合流,三日月和一期也终于赶了过来,鹤丸没忍住瞥了眼轻伤的三日月:“你还行不行了?打几个小喽啰喘成这样?”

老头子笑得很从容:“啊呀,要不回去就让你试试?”

鹤丸仿佛瞬间满血抬脚就踹了过去:“说了多少次不要在外面开黄腔!”

烛台切只恨自己现在没手替小贞把耳朵捂上。

说笑归说笑,敌方可谓是前仆后继看不到尽头。他们都知道这样消耗下去不是办法,迟早要被拖垮,何况鹤丸早就已到极限,现在不过是强撑而已,随时都有可能倒下去。

忽然,不远的丛林里传来刀剑相接的声音,敌军的尸体坠落在脚边发出一声闷响。还没等他们来得及奇怪,一个熟悉的身影便闪了过来。

“伽罗小子~”

“欢迎回来!”

“辛苦了,小伽罗!”

受到热烈欢迎的大俱利伽罗一如既往一脸冷漠,走到烛台切和鹤丸中间摆好了战斗姿势,单刀直入地公布了侦查结果:“国永,敌军的最终目的是你。”

“鹤丸”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手里的刀,被点名的人倒是觉得意料之中:“啊啊,人气太高可真是伤脑筋呢。”

鹤丸觉得三日月往这边挪了一步,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身为队长的一期也退了过来:“请继续说明。”

“2149年,也就是明年,联军截获情报称东京将会被空袭,所以皇家御物都被转移到了地下的防空宝库里。”

一期点了点头:“我记得这件事。”

“但是溯行军出现在了藤森,我们下午偶然遇上的敌人也是为此而来的。审神者推测,溯行军的计划是盗走藤森神社的复制品国永,在真品的转移途中将其替换。因为很快会有京都大火,很容易瞒天过海。”

“原来如此。一旦他们两边都得手,不管皇宫最终会如何处置,本丸里的鹤丸殿下也就不复存在了,的确是削弱政府战力的好方法。”

“看来往后得对这群怪物改观了啊。”鹤丸笑道,“这么有头脑,恐怕政府说的……”

“鹤。”

“嗯?”

三日月替他挡下扑过来的敌人:“不要硬撑。”

“……我知道。”

他算是听出来了,潜台词依然是闭嘴。

这家伙到底藏了多少秘密啊?真让人火大。

“这样岂不是很好办了?”“鹤丸”突然一跃到了鹤丸身边,像是说悄悄话一般,“杀了我吧,鹤丸国永。”

鹤丸皱起了眉头:“你说什么傻……”

不知何时手里的刀已经被人抬起,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利刃已经贯穿了眼前人的胸膛。

——他根本就不是来商量的。

鹤丸呆呆地看着血红的莲花从他胸口蔓延开来,仿佛是梦境,又仿佛只是一场盛大的表演,他明明身处其中,却又好像置身事外。

几乎是条件反射地伸出手扶住了倒下去的人,却又因为没有力气很快随之跪倒在地。

发现已经失去目标的敌军自然也丧失了战意,很快便开始了撤退。方才还在奋战的众人显然也都没有料到会是这样的展开,围在两人身边都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三日月走过去蹲在鹤丸身边,“鹤丸”看见他的脸,突然笑得很甜。

“现在……看不清楚了,你的脸……就更像他了……”

三日月握住了他伸出的那只手,言语中满是似水的温柔。

“你还有什么愿望吗?”

“那个……匣子,请你……带给他,好吗?”

三日月点了点头。

“抱歉,之前答应你的事我没有做到,但希望你相信,我并没有打算骗你。”

“我……知道……”“鹤丸”笑道,“我也……了解你。”

“你……为什么……”

“鹤丸国永,你……不用这样假惺惺的,我本来……就要死的。你……可别会错意……你折磨了我……一辈子,我不过是……想死在你手里,作个了结……”

“……”

“等你……回去之后,很快就……可以忘记我,重新过上……你幸福的小日子。”

“……小子,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我……凭什么……回答你……”

“你,喜欢折纸,是吗?”

“……喜欢。”

“你喜欢下雨吗?”

“喜欢。”

“你喜欢彼岸花吗?”

“喜欢……”

“你看,我都不喜欢。”鹤丸尽力让自己的笑不那么难看,“所以不管别人再怎么说,你就是你,我就是我,你的确像我,但你不是也没有必要是我。这一生再短暂,你也是作为你,而不是我而活的。”鹤丸顿了顿,“就连离开的方式,也是你自己选的——明白了吗?”

“……你真是个……讨人厌的家伙……”

“我还没说完呢。”鹤丸低头抵着他的额头,郑重其事地说,“傻小子……我不会忘记你的。”

“我讨厌你……”

“啊啊。”

“我讨厌你……”

“我知道。”

“我讨厌你……”

嘴里说着这样的话,眼里却不听话地泛起了水花,断线的珠子一颗一颗划过他的泪痣,滴在鹤丸染血的羽织上。

“哪怕我今日碎在此地,也绝不会有人苦苦找寻让我的残骸重见天日,更不会有人费尽心思将我重铸!”

烛台切想起他不久前那愤恨的话,突然理解了他言语中的执着。

本就借着鹤丸的名字存在于世,一旦被人忘记,便是彻彻底底地从这世界抹消——跟未曾存在过,似乎也无甚分别了。

他觉得喉咙有些发紧。

“鹤丸国永复制品中最优秀的一振,平成末年锻成,次年奉纳于藤森神社,和安五年毁于京都大火。”大俱利别着头,似是漫不经心地背着资料,但谁都知道她在讲给谁听,“历史也并没有忘记你。”

“小伽罗……”

原来之前调查了那么久文献,只是为了确认他还有没有一丝生机吗?

一期叹了口气。

他们的审神者也终究是个善良的姑娘。

“哈哈……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口口声声说着讨厌,却连人家的口头禅都捡来了。

鹤丸简直哭笑不得。

“鹤丸……国永……我……还有话……”

“啊啊……”像是霸道的狮子守护着自己的领地,鹤丸早已再不顾自己的一身伤死死地抱着他,耳朵虔诚地凑到他嘴边,捕捉他留给自己最后的任务,“你说。”

“你们,一定要……幸福……”

连同我们此生得不到的那份一起。

“还有……我的三日月……”

想到心爱的人,眼泪更加源源不断地涌出。

“帮我跟他……说……一声……”

“对不起……”

 

【七】

记忆中,那也是一个夏夜。他曾无数次回想过那个夏夜,紫阳花刚刚凋谢不久,习习的微风夹杂着恼人的蝉鸣。不太记得有没有月亮了,但他总觉得那样特别的一个夜晚,是应该有一弯新月普照大地的。

藤森的白天也总是不算热闹的,虽然一年到头都会有络绎不绝的游客,附近居民也习惯性地常来参拜,相比一站之遥的伏见稻荷,到底还是冷清了。他对此倒也并不在意——反正那些人即便是来看他,也并非是因为喜欢他,而是喜欢他代替的那把御物名刀罢了。非要说的话,他待在藤森的日子早就超过了那把刀,然而替代终究是替代,没有人真正会把他放在心上——至少在遇到那个人之前,他是这么想的。

不速之客并不常有,即便偶尔会有,他也会毫不留情地用种种恶作剧把他们赶出去。所以当鸟居那边出现动静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往台阶上扔了一块光溜溜的石头,那人也毫不意外地“啪叽”一声脸朝下趴在了地上。

但这个倒霉蛋并没有像其他的倒霉蛋一样立刻爬起来跑掉,而是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这么脆弱的吗?

即便淘气成性,“鹤丸”多少还是有一点负罪感了。他跳下树枝走到那人面前,伸出手,缩回来,又伸出食指,戳了戳仿佛被地面黏住了的倒霉蛋。

被戳到的人动了动,“鹤丸”立刻警觉地往后退了两步。只见那人抬起头来——他不得不承认,尽管表情简直傻得可爱,那可真是一张难以用语言去形容的俊俏的脸。长长的睫毛,高挺的鼻梁,月光洒在他脸上,宛若油画一般不真实。但更让他在意的是,那双美丽的瞳中尽管能看出一丝蓝色的痕迹,不仔细看简直跟白色没有多大分别,独留一弯金色的月牙镶嵌其中,澄澈却无神,似是在看着他,又似乎在望着别处。

他好像突然知道了他是谁,也突然明白了为什么他的神情这么迷茫。

方才的警戒和坏心眼儿都一下子被抛在了脑后。他重新走过去蹲在那人面前,那人却还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半天才憋出一句:“嗯?”

“……”

“鹤丸”叹了口气,扶他坐起来,替他拍了拍狩衣上的灰尘——他从来没做过这样的事,或许只是单纯觉得那件好看的衣服染上灰尘太过可惜了,也或许是因为有生以来,头一次感到了“同情”的滋味吧。

“你是复原三日月宗近的影打吧?我听说最近伏见稻荷在展出来着。”

不仅是复制品,还是复制品中的残次品,所以眼睛才……看不见的吗?

对方却大大方方地笑了起来:“哈哈,是啊~”

真够乐观的。

他也坐下来,起初挑了个隔了半米的位置,想了想还是又挪到了那人身边:“我是鹤丸国永的复制品,我俩也算是同病相怜了。”

“嗯?原来就是你吗?”“三日月”偏过头来看他——如果他看得见的话——忽然笑了起来,“那太好了,看来我没有走错路。”

“?”

“我就是来找你的啊~”

“三日月”笑得人畜无害,“鹤丸”却感到了一丝不自在。

“找我?”仿佛突然被戳到痛处一般,“鹤丸”嗤笑了一声,“你平时也都在东京吧?直接去皇宫参见御物大人不就好了,何必来这荒郊野岭找一个复制品呢。”

“三日月”却摇了摇头,弯弯的眼角笑意醉人:“我只是听说你在这里,所以想来看看你。”

……这是什么突如其来的八点档台词?你们三日月宗近都这么情话连篇的吗?

遭到突然袭击的“鹤丸”只觉得胸口不受控制地小鹿乱撞起来,赶紧把目光从那张让人晕头转向的脸上移开。

“果然很美啊,就像那位大人说的一样。”

呼吸突然凝固,“鹤丸”的眼神又嗖地冷了下来:“那位大人?”

“嗯。”“三日月”仿佛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然冒犯到了神社的主人,点了点头继续说,“三日月宗近大人说,鹤丸国永大人美得不似人间物呢。”

“是啊是啊,那位大人美得不得了,能得到这张脸的我真是深感荣幸呢。”

“三日月”愣了愣,这才听出他的不高兴:“你不喜欢吗?”

“鹤丸”冷哼了一声起身便要走,衣角却被那人死死地攥着。本想回头怒斥一番,看到他那双无神的瞳孔又呆在了原地,半晌过后还是回到原处坐了下来,鼓着腮帮子不知道在生谁的气。

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只剩不知疲倦的蝉在耳边吱吱地嘶喊着。“三日月”踌躇了半晌,又悄悄往“鹤丸”那边挪了挪,“鹤丸”回过头来正巧对上他的目光,竟从里面看出了一丝羞涩的味道,连带着他也跟着难为情起来。

“对不起啊……不要生气好不好?你不喜欢的话,我就不说了……”

“鹤丸”沉默了片刻,偏开头道:“我……我没有说不喜欢……”

“真的吗?”“三日月”仿佛得了大赦一般松了口气,霎时又笑开了花,两只爪子竟然不安分到捧起“鹤丸”的脸摸了起来,“太好了,我是真的觉得你很美才说的哦!你真的好好看啊!”

“鹤丸”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感觉越发升级了——这家伙顶着那样一张无可挑剔的脸在说些什么啊?!

“明明自己都看不见是怎么知道我好看的……”

“嗯?”

“啊没什么没什么!”

“诶?”

“三日月”仿佛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似的,手指一遍一遍划过他右眼下因为泪痣而微微凸起的皮肤。

“鹤丸”一个激灵,一把抓住他的手:“干什么啊你!”

“三日月”却似乎丝毫没被他的过激反应吓到:“真的是泪痣吗?我还是第一次见呢~”

“是又怎么样……”“鹤丸”别开了脸,不自觉地伸出手挡住了脸。

那是瑕疵,是他作为鹤丸国永复制品的唯一瑕疵,也是他觉得全身上下最丑陋的地方。

“你不喜欢吗?”

“谁会喜欢啊!”

“我啊~”

“鹤丸”一愣,“三日月”又笑着重复了一遍:“我很喜欢呢~”

“我听说,泪痣是泪水凝结之后的样子。”

“……”

“你是不是很寂寞啊?”

“啊?”

“你好像很寂寞的样子。”

“谁寂寞了……”“鹤丸”捂着脸嘟哝着。

“会寂寞到哭吗?”

“谁哭了啊!”

“哈哈哈~”被吼的一方竟然笑了起来,“那你好厉害啊,我经常会寂寞到想哭呢。”

“鹤丸”愣了愣,这才回头看他。“三日月”微微低着头,笑得有些无奈:“因为我听说,泪痣是泪水凝结之后的样子,才会想你是不是跟我一样,会一个人哭鼻子呢。”

“……东京那么热闹,也会寂寞吗?”

“三日月”点了点头:“因为还有三日月大人和真打哥哥在,我一般都被留在仓库里的,最近被放出来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呢。”

低垂着眼眸,安静而平稳的声音,仿佛在述说的是别人的事情。

而且眼睛看不见的话,想要自己跑出去也是不可能的吧?

“鹤丸”看着他,竟开始觉得自己平常的厌世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

“不过也正因为我是影打才会被舍得拿来全国巡展,才能来这里见你啊~”

……又是那张笑脸,真让人招架不住。

“鹤丸”鬼使神差地——至少他自己至今没相处缘由,总觉得是被什么推了一把——拉住了“三日月”的手。

“三日月”像触电一般猛地抬起头,没想到恰好撞上了“鹤丸”的下巴。

“呃!”

“啊!”

一个捂着下巴一个抱着头,两个人都嘶嘶地倒吸着凉气,刚刚好不容易找回的气氛又荡然无存了。

“三日月”突然哈哈大笑起来,“鹤丸”噘着嘴盯了他半天,像是被感染了似的也哈哈地笑了起来。

“两个人的话,就不会寂寞了吧?”

“啊啊……”

“那我每天都来陪你好了!”

“别!”

“?”

“啊……我……我是说……”“鹤丸”难为情地偏开头,脸红到了脖子跟,“我……我去找你……”

“鹤是在担心我吗?”

“突然间‘鹤’是怎么回事啊喂?!”

“嗯?不喜欢吗?”

“鹤丸”瞟了一眼“三日月”那张无辜的脸,终于还是选择了认命:“喜欢喜欢……”

“那……”,握住的手紧了紧,“三日月”低下头,思忖了片刻道:“我还有个问题……”

“鹤丸”叹了口气:“说吧说吧……”

 “鹤是不是因为我眼睛看不见……所以才对我……”本就几不可闻的问句还没说完就被本人打断,“三日月”抬起头,又换上了那副人畜无害的笑脸,“我是说,鹤真的会天天来陪我吗?”

果然还是很在意眼睛的事情啊……

不过这也是无可厚非的吧?误以为别人对自己的温柔都是同情什么的……更何况他都无法保证他刃生以来头一次对别人这么好,到底是出于了什么理由。

“鹤丸”觉得胸口有些难受,宽慰似的握紧了他的手:“我保证。”

 

那之后的半个月大概是“鹤丸”刃生里最幸福的一段时光了,每天等到日落就满心雀跃,急急忙忙跑去伏见稻荷找“三日月”。两个人起初还有些客气生疏,到后来已经是无话不说了。

“三日月”跟他不同,对于特地去看望过他三日月宗近本尊是满满的崇敬。偶尔也会听到他提起那位鹤丸国永,当然也都是从那位三日月口中听来的,倒是跟平日里那些神社里的人谈论的并无二致——美丽,强大,温柔,出淤泥而不染,又有喜欢恶作剧的可爱一面——那么完美,仿佛没有一丝瑕疵。

“三日月”曾问过一次,对于几乎无可挑剔的鹤丸国永,作为复制品明明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为何他会有那么大的敌意。他记得他发火了,于是“三日月”再没有提过。

他列举了很多理由,但与其说是解释给“三日月”,或许听起来更像是在说服自己。内心深处仿佛是明白的,却又不想明白。因为他更明白的是,这份怨恨比什么都更久远更永恒地陪伴着他,让他幻想着某个鹤丸国永会真正回来这里的有朝一日,让他还能隐隐地期待一份未来。

若是除去这份怨恨,恐怕他就真的再不剩任何属于自己的东西了。

——尤其当“三日月”也离他而去以后。

 

那天京都下雨了,挺大的雷阵雨。他几乎是全身淋湿了跑到伏见稻荷,一见“三日月”就扑了过去。

“傻鹤,你不知道下雨的时候应该躲起来吗?”“三日月”摸着紧紧缩在自己怀里的家伙湿漉漉的头,语气满是无奈。

“三日月。”

“嗯?”

“神官说你明天就要走了。”

“……嗯。”

“三日月。”

“我在。”

“你先别走,我有急事要告诉你。”

“鹤……”

“大笨蛋!”

“诶?”

“笨蛋三日月!”

“诶……”

“我喜欢你啊!笨蛋三日月!”

脸颊被“鹤丸”的手指带上了雨水,唇上猝不及防地迎来了冰冷的温度。近在咫尺的那双宝石般的金瞳啪嗒啪嗒地掉着泪,一滴一滴划过那颗好看的泪痣。

果然是个容易寂寞的爱哭鬼啊。

——虽然他也没资格说别人就是了。

“可恶……你哭什么啊……”

“鹤丸”哭笑不得地看着“三日月”脸上的泪水跟自己抹上去的雨水混在一起,徒劳地擦了一遍又一遍。

“我也有东西要给你。”“三日月”吸了吸鼻子擦了擦眼泪,从身后摸出一个月牙型的匣子,盈盈地发着微光,“这是三日月大人送给我的,你留着吧,就当我还陪着你了。”

“鹤丸”伸手接过,愣愣地看了一眼匣子,又愣愣地抬起头问他:“我……我还能再见到你吗?”

“三日月”亲了亲他的额头,捧着他的脸似是捧着世间无二的珍宝,一字一句认真地说:“如果还能回来,我会立刻去找你。”

“我等你。”想也没想就做出的回答,出口便哽咽不成声,“我怕你找不到我,等你来了,我跑着去见你!”

“鹤……”

“鹤丸”哭得厉害,“三日月”倾身轻轻吻住他,彼此触碰的脸颊上已然不知是谁的眼泪在不断滑落。

他祈祷着太阳永不再升起。

他知道,他们都知道,若他们是真正的名刀,或许可以不畏岁月风霜等上五年十年百年千年,或许终有一天还能再见。

——但他们不是。即便“三日月”能再来京都,再回到这里的几率也是微乎其微。

对他们而言更或许的,是再也不可能。

 

他们没料到开始,却早就算到了结果。尽管如此,仍然选择了在那段短暂的岁月里陪伴彼此,将余生浸染在无尽的思念里。

想起心爱的人,“鹤丸”试图笑一笑,却仿佛连勾起嘴角的力气也失去了。

只留下眼泪,还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扑簌簌地掉,就像他们分别的那个夜晚一样。

这次,是真的永别了。

他仍是没来得及再去看他一眼。

“对不起……”

对不起啊,笨蛋三日月。

明明是我要等你,才等了不足五十个春夏秋冬,我却先一步失约了。

“如果……有来世……我会……我一定……”

不管你在天涯海角,我一定会跑着去见你。


【TBC】


BGM是麻衣的儚さ,旋律跟画心一样,不过不算翻唱,是画皮进军日本的时候请她填词重唱的,作曲原本也是日本人。这两天的作业BGM也是这首,原因当然还是歌词,把网易云的润色了一下——

揺れる水面に映る
爱便宛如
月の姿のように
倒映在摇曳水面的月亮
愛は形を変えて流れていく
改变形状顺流而去
終わらない夢乗せて
乘着永无止境的梦

あなたの瞳の奥に
如今你的眼眸深处
今も私がいるの?
还有我的身影吗?
眠れぬ夜 想うほど 遠くに
无眠之夜 在思念尽头的远方
悲しみが愛を奪う
悲伤将爱掠夺
信じることで 今
我仍坚信着 此刻
繋いでいけるはずね
应还能同你相连
あなたの胸の中で眠る
在你怀中安睡
あの頃に戻りたい
想回到从前的时光

震えるこの想いに
在这颤抖的思念中
初めて知る儚さ
初次知晓的虚幻无常
愛は誰にも負けないけれど
我的爱绝不输于任何人
私だけ見つめていて
但请你只注视着我

時が過ぎていく中で
时光荏苒
運命さえ変えていく
连命运都改变
教えて欲しい 本当の理由を
请告诉我 真正的缘由
二人出逢ったのは何故?
你我究竟 为何而相遇?

愛の軌跡を 今
爱的轨迹 此刻
繋いでいけるはずね
应还能同你相连
あなたの夢の中で生きる
在有你的梦中残喘
あの頃に戻りたい
想回到从前的时光
 
信じることで 今
我仍坚信着 此刻
繋いでいけるはずね
应还能同你相连
あなたの胸の中で眠る
在你怀中安睡
あの頃に戻りたい
想回到从前的时光
信じることで 今
我仍坚信着 此刻
繋いでいけるはずね
应还能同你相连
あなたの夢の中で生きる
在有你的梦中残喘
あの頃に戻りたい
想回到从前的时光


-------------------------------NG分割线------------------------------

【拍摄现场】

(复制鹤和影打爷对戏——)

复制鹤:(哭)

影打爷:鹤……怎么哭了?

复制鹤:剧本说要哭的啊!

影打爷:……(哭)

复制鹤:你突然哭什么?!

影打爷:我……我看鹤哭……忍不住……

复制鹤:………………………………(扑倒亲了)


(当复制鹤和影打爷在哭的时候——)

鹤丸:哈哈哈哈哈哈哈三日月你快看你哭起来简直太可爱了~

三日月:哈哈哈~鹤丸也很可爱嘛~

鹤丸:哈哈哈哈哈哈哈明明就傻透了!

复制鹤:(瞪)

三日月:(笑眯眯)好感人啊~我也要哭了~

复制鹤:(流着眼泪挂着鼻涕两眼红彤彤)你们给我滚!!!!!


希望能勉强治愈一下各位被刀子捅到的小心灵(x)


P.S.明天估计是完结不了的,爆字数every day(。)

评论 ( 24 )
热度 ( 12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