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藤梦樱
Powered by LOFTER

敬启 三日月宗近様

我是鹤丸。

吓到了吗?

别怀疑了,是我是我,真的是我。

你觉得惊讶也是理所当然的啦,连我自己都觉得惊讶。当年国永教了我写字,这么多年来几乎都没有派上过用场。这可是我第一次写信啊!是写给你的耶!

第一次!真的是第一次哦!开心吗?

话说回来,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真的是吓了一跳呢!虽然听国永盛赞过你的美貌,当你显现在我眼前的时候还是……嗯,即便现在想起来,也跟做梦一样呢。那时候我想,啊,这就是三日月宗近啊,这就是天下五剑啊。明明没见过我,当我报上名字的时候你竟然还记得我是五条家的孩子,就那样冲我笑了起来,连眼眸都变成了月牙的形状,好像整个人都散发着柔和的光。

啊,真是太狡猾了。回想起来,也许那个时候就已经落入你的圈套了。

我是这个本丸最老的太刀,也是这个本丸的近侍,此外还算是跟你有点渊源,自然也有带你熟悉本丸和新生活的义务。不过你这家伙可真是不省心啊,搞得我一个原本休息日可以睡到日上三竿的人,竟然养成了日出就醒的习性,闭着眼睛也会爬起来去给您老人家更衣,别说光忠小子,连我自己都佩服自己了。

啊啊别误会,并没有在抱怨你啦。你也知道我的,不愿意做的事情直接就不去做了,照顾你这件事我也并没有拒绝嘛不是?不过还真是吓到我了,天下五剑竟然怎么都学不会自己穿衣服,而且真的像老爷爷一样早睡早起,连带着我都跟着你早起散步了……晚上一起喝酒你也是到点儿就着,某种意义上来讲真是可怕啊,你这个人。

不过也许正是因为你总是这样让我惊讶,所以我才会这么喜欢你吧。

哼哼~刚刚是不是心动了一下?我可是知道的哦~

所以啊,老实说,你跟我说喜欢我的那一瞬间,我感觉,好像胸口都要炸开了……

我知道我那时候的表情一定很蠢,不然不至于连一向冷静的你都笑得那么夸张……

啊……可恶!光是回忆一下都觉得心跳加速,怎么会这么没出息……一定都是你那张脸太好看的错!

好吧,反正在你面前没出息也不是一两次,我认了……

你这家伙,虽然我说喜欢惊吓,你也不要老让我在后辈面前丢人嘛!你知不知道那次吃饭的时候你莫名其妙偷偷咬我耳朵吓得我把关东煮扔到了对面长谷部的碗里,到现在还被小贞当笑料拿来开平安老刀丑事小课堂……

还有在青江和石切丸面前说我大腿形状很好看什么的……谢谢你欣赏我的大腿!但是拜托饶了我吧!我真的不想做青江嘴里黄段子的主角!

唉算了……就算跟你说你这个人也没神经,每次都说完了才来委屈巴巴地跟我讲叫我原谅你……

好啦好啦别自责啦,我又哪次没有原谅你啦?就是想到了这么随手一提,不是来跟你算旧账的,何况我也并没有真的放在心上啦~

我写这封信,只是想让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

我知道你想说你知道的,但是我想说的是,我比你知道的,还要更加更加喜欢你。

说实话,不管是作为五条家的孩子,还是仅仅将你作为天下五剑来看待,当初的我对你都是怀着敬畏的。直到有一天你心血来潮跟我讲起过去的日子我才明白,从最初见到你开始就感觉到的那丝寂寞并不是我的错觉。

当时没有勇气扑过去抱住你的遗憾,还好后来无数次弥补了。

你说我跟你很像,我有时候也这么觉得,有时候又不这么觉得。就好像很多时候我觉得我了解你,很多时候又觉得并非如此。

还记得那次我在你眼皮子底下重伤回来,我以为你会生气,说我莽撞,说我淘气,说我不识大体。

可你没有,统统都没有。你竟然就那样静静地背着我回来,握着我的手等我手入完醒来,然后抱住我,跟我说对不起,只因为我曾经跟你说过在战场上寻求刺激是因为没有活着的实感,而你承诺过不会再让我有那样的想法。

对不起,应该道歉的是我,是我让你伤心了。这件事情,直到现在,我都后悔莫及。

以及,抱歉,那个时候……虽然觉得很不应该,但我真的,真的很开心。

三日月你这个人啊……明明很粗神经的样子,却总是温柔得恰到好处,让我这个笨蛋被你蛊惑得越陷越深。

我啊,明明那么喜欢惊吓,竟也开始觉得岁月静好也未尝不可了。有时候只是看你坐在庭院里,端着一碗茶,樱花纷纷扬扬落你肩上,听到我的锁链叮叮当当,你眉眼都带着笑,轻声唤我一声鹤——我就觉得,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一定就是我了。

啊啊,真想再看一次那样的画面啊……如果我会画画的话,一定用你填满每一张画纸。

不,又仔细想了想,只是那样可不够。我更喜欢缩在你怀里触碰着你,感受着你那足以让猫咪着迷的体温。你会用下巴轻轻蹭我的头,用你的手指梳理我的头发,还会趁我睡着的时候偷偷亲我的脸。

哼哼~吓到了吧?我可是都知道的哦~

不要埋怨我啦,你也很享受那样子的嘛,我可不想打扰你啊。

你这个人,总是问我喜欢什么,却很少说自己喜欢什么,害得我得绞尽脑汁把你可能喜欢的试个遍……等等,不要说你是故意的了,我就这样被骗着也可以了!

啊呀……写着写着就话痨起来了,净写了些流水账,时间都快没有了。

三日月,你知道我最喜欢你了,也最不想让你难过的。可是这一次吧,对不起啊,我没有别的选择。

我是这个本丸最老的太刀,也是这个本丸的近侍,自然也有拼劲全力守护这个本丸的义务。

感谢你们先前的突围,给了我们这次出阵胜利的希望,辛苦了。只是敌人依然强大,我们中间还能出战的已经寥寥无几了。唯一可能取得胜利的方法,就是由先前驻守在本丸、唯一毫发无伤的满级太刀,我鹤丸国永,来做个了断。

你能活着回来,我已经很满足了。我知道这次你真的会生气,真的会怨我,可是我不想,也不能再让大家再在这样的威胁之下担惊受怕地过日子了。

我是这个本丸最老的太刀,也是这个本丸的近侍。

如果有机会的话,真的很想再枕在你膝上,装作睡着的样子偷偷看你。你安静地注视着我的眼神有多醉人,好想让全世界都知道,又好庆幸只有我知道。

啊,得出阵了,就写到这里吧。

对了对了,你的枕头下有你喜欢的红叶,我拜托主教我风干做成了书签。以后大概也不能再送礼物给你了。最后的礼物这么简陋真是不应该,你可不要怪我啊。

啊啊还有,上次远征回来买给你的茶叶,放在你壁橱下面的小盒子里,你可别忘了啊。

还有……我已经偷偷吻过你了,你就不要遗憾这个啦~

那么,是时候道别了!

你老爱忘事儿,我得再强调一遍!

——我写这封信,只是想让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

知道了吗,三日月宗近?

我!真的!真的真的!非常非常喜欢你!

 

鹤丸国永 绝笔


——————————————————————————————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写这个,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虐了,更不知道为什么我最近的脑洞为什么总是虐鹤丸_(:зゝ∠)_

写着写着就觉得,啊,鹤丸真喜欢三日月啊,天下第一三明厨了吧……

水表拆了,拒绝快递。

另外,其实也算是个开放性结局吧,毕竟鹤丸也是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回来才这样写,万一呢,万一呢……

到时候请爷爷狠狠地抱他一顿(x)

评论 ( 15 )
热度 ( 14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