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藤梦樱
Powered by LOFTER

「这世上没有永远。若是问起执着与爱是否正确,答案也许是否定的。

即便如此,就像那些正因有错所以才继续存在的事物一般,这份爱的苦涩,正是让我同存在于这世界某处的你紧密相连的因缘。于我所见证过的历史而言,“生”是极为人所欲之事。若是,驱使欲望,“生存”与“予人生存”,都可以被原谅的话,那么,想去玷污,或是想被玷污,怀着如此愿望的心,以及想要赠花予你的心情,请务必,把它称作“恋慕”吧。」

一段女神本子末尾鹤丸的心理活动,安利的时候翻译了一下,顺手贴一贴。

女神总是说,爱即是苦,但是人无法停止去爱。她笔下的刀们总是有一种迷茫,总是试图弄明白到底什么是爱,恋慕之情又是什么东西,意味着什么。爷鹤也好咪酱也好,在他们心里自己所爱之人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人,总是会害怕自己的爱对纯净美丽的对方来说是一种污秽之物,也无法忍受自己对对方的欲望,觉得自己的想法,甚至连带着自己的爱都是肮脏的。可是爱上了便是爱上了,无法控制自己,渐渐地便有了罪恶感,陷入自己划定痛苦的牢笼里。有解吗?爱即是苦,何来解脱一说。即便是都能开导他人了的爷,还是说自己每天,都快被自己的心杀死一般。人若一无所有,或是一无所知,便也无所畏惧了。正因为有了深爱的人,有了不想失去的事物,正因为经历了千年的岁月懂得沧海桑田不过转瞬之间,所以才会如此痛苦吧。

她的爷鹤,尤其是鹤,总是认为对方太过完美隐隐有些自卑,又有一种与他并肩而立的只能是自己的自傲;想要守护对方的纯粹,却又恨不能将他拉入凡尘彻底让自己安心(这一点爷更明显)。但是相比之下,爷还是更加忠实于自我的,所以他找到的答案是「只求在终将湮灭的这尘世的岁月中,我的这份愚昧能够为他的某一幕渲染上幸福的色彩。哪怕某一天他的心堕入黑暗,我也想只将无尽的温柔倾注于他。」他承认自己的执念是“愚昧”的,但即便是“愚昧”也可以守护他,可以给鹤丸带来幸福。而爷在对咪酱说不要以自己的爱欲为耻的时候鹤丸的表情有点忧伤,爷说抱歉给了你不好的回忆,兴许也是被戳到痛处了。这所有的苦与欢愉,纠结与执念,可怕的独占欲,想要守护的心情,都不过是“恋慕”而已。鹤丸这样想,是不是也算是想通了呢?

能画出这种复杂的心境以及在这种挣扎中爱得越发深刻的爷鹤的キツヲ,我觉得很了不起w

评论 ( 17 )
热度 ( 91 )
TOP